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散文 >优美散文 >蒹葭处,爱如淡墨……

蒹葭处,爱如淡墨……

2016-03-08 19:39 作者:樰嫊 阅读量:14843 推荐12次 | 我要投稿

红栈残梦寂,一帘风月;相思无尽处,花开茶靡。

——题记

向来喜欢素雅娴静如水的女子,梦里常常有一位姑娘在烟水缥缈处若隐若现,倏尔在汀沚上,忽而浣纱于水中,如游仙,若魅影,飘忽不定,令人魂不守舍,牵肠挂肚。

不论居住在江南水乡,还是塞北大漠。我总是在寻找僻静的村巷,等一场微雨,洗清内心的愁绪和桎梏,栖居在僧庐茅舍下酌酒吟诗,种竹栽菊。斜阳里煮一壶清茶,听零花飘落的呓语和僧人的梵唱,等寺庙钟声响起,禅院清风翛翛而来。静雅,微淡。

终究我是一个俗人,尘缘未了,不能清净一生。杨柳岸,晓风残月下就会想你,想你应该是闭月羞花,或者是楚楚动人,思绪一直萦绕在心头,迷离而凄茫……

半夜倚窗听雨,我清瘦的身影在残烛里摇曳。铺开一张宣纸,撷一池墨,描摹你倾城的容颜。如若人生只如初见,想在江南杏花微雨中颓圮的篱墙前遇见撑着油纸伞婷婷袅袅的你,和你在花前月下看惊鸿一瞥,在烟波浩浩的水榭亭台里和鸣里巷胡夷,然后终身所约,永结为好。云水心,何不是春花秋月?彼时,惟愿琴瑟在即,岁月静好,细水长流。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烟笼寒水的秋色里,思念溅起一波涟漪,陶醉在你的温柔里,夜不寐,为你奏上一曲清幽,续上绵绵亘古的幽幽情思,鸳鸯戏水,比翼双飞。却道,相思最苦,过尽千帆皆不是,肠断白蘋州。自古未人知晓,情字何解?花间词人柳永写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李贺诗云“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天本无情,人被情用,如秋叶无风自落,如阴霾密布,空带愁归。英雄末路,梦里不知身是客;美人迟暮,云雨亦不入襄王梦。相思成海,无边无际,其魂牵梦萦,形容枯槁无以言表。

我向往美好的爱情,却没有遇见过,关于缘分,我还是相信的。缘起缘灭,缘来缘去。在尘世间,多少人演绎着君平之柳,崔护之花的动人佳话;又有多少痴男怨女潇湘谢却,最终成了陌路。但在烟尘弥漫的世俗里,人们总是梦里寻她千百度,灯火阑珊处佳人已矣。恰似烟之逐尘,更似尘之追烟。情,无异于烟尘之事。

缘是什么?白落梅说,缘是十字路口的相逢,是红尘陌上的牵手;缘是万朵春花一起绽放,是两枚秋叶一起落下;缘是山和水的对话,是日与月的交集。在茫茫人海中相识相遇就是缘。相遇是一种幸福的劫难,也是一种错误的美丽。相忘,是一段迷茫的开始,也是一段激情的拮据。我想隔着时刻去想念一个人,也算是一种冥冥注定的缘分吧,“倩女离魂”的故事,只不过是幻想,相思之人往往只有相思无尽处。

《红楼梦》中,黛玉还之以宝玉一生的泪,情缘真是难偿,红楼梦到底是梦一场。梦里情缘犹如迷津,深有万丈,遥亘千里,系缘的木筏遇有缘人才能渡之。这个世上没缘的终久云散高唐,水固湘江。又何必枉枉去悲伤呢?

梦后,如风吹花落,徒留一地伤感。

我很倾慕魏晋风度中的阮籍,酩酊大醉后卧于少妇之侧,心无旁骛地欣赏女人的那种美,非看破红尘者不能做到。历史中多少轻薄浪子和风尘女子私通幽会,巫山之会和云雨之欢皆宜好色所致,玷污了多少绿窗风月和绣阁烟霞。风月里偷香窃玉,暗约私奔者,将会在幽篁的生死簿里刻上阴翳,掉进奈何桥下万劫不复,永世苦痛。

有人说,生命是一场虚妄的跋涉。一笺烟雨,半帘幽梦,倾听凡尘落嫊,足矣。历来不论王侯将相,贩夫走卒,繁华落幕后都进入了幽冥世界。沧海桑田,斗转星移,我们何尝不是大千世界的过客,那些曾经金碧辉煌的殿宇,倾国倾城的美人,却往往让世人心生缱绻,孜孜以求。然而,一切终将灰飞烟灭,零落……

放不下的,惟是你。

佛曰,放下就不痛了。可我终究放不下,心里隐隐痛着并欢喜着。

秦淮江南 杨柳依依,人间四月里,等一场烟雨,氤氲古墨飘香的宋词。我独守在孤城中,把淡墨挥洒在婉韵烟波中,隐现你朦胧迷离的容颜。听,那柳畔的笛声是我对你深深的的思念,一曲,一人,只为你倾心。

蹉跎美景,不过朝夕。遇见,或者错过,只为你修炼。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春愁风絮,不因风气,却因雨坠。陌上繁花,两岸春风软柳絮;闺中寂寞,一窗夜雨瘦梨花。等你,等月缺到月圆,等到梧叶飘零。

你来,我就在。可你从来没有来过。

在流失的光阴里,我的世界里也就一盏清茶,从日出喝到日落;一本泛黄的诗文,从有字读到无字;一曲离殇,从有韵听到无韵。风起云落后,茶凉了,记忆泛白了。

后来,我想在明月清风里以水墨为伍。去读懂深远,简单,幽静,婉转,古朴……在心里种菊修篱,远离沉浮的宦海,江湖的争斗。草庐里,盛满墨水的瓮融入了对世间万物的缱绻,挥毫泼洒在徽宣上。等待片刻,房屋,小桥,古树,远山,近水便影影绰绰,便穿越时空,走进了马致远《天净沙·秋思》的意境中。自己就是那流离失所的浪子,骑着一匹瘦骨嶙峋的马,村里炊烟袅袅,在几声黑黢黢乌鸦凄凉的叫声中,夕阳西下,肝肠寸断。心里苦涩,寂寞。

江南,我从春天走到秋天,风尘仆仆,小桥流水依旧,我是伤心人。没有你,生命中一切都是荒芜的,唯有苍凉和萧杀。

深秋,晨雾淡薄,霜凝露结。江边放眼望去,蒹葭在江面的雾里忽隐忽现,随西风摇曳。

水墨里,摇醒了我尘封千年的故梦,你从《诗经》中乘筏款款而来,素白的衣带临水旖旎,如花的笑靥倒影江面,醉了鱼儿,醉了大雁。

你说,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你羞涩,委婉。年华易逝,光阴易老。少女的心,作为性情中人的我为何会不懂呢?你也渴望爱情,豆蔻时期度过了一段多么感伤的岁月,吟唱过多少悲情的曲调。

画案旁,我流泪了,泪水洒在潇湘竹林,淋湿了斑驳的墨迹。我隔着时空对你说,花开堪折直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万不可逾过花期,错过了,便只得看着篱院的落花扼腕长叹了。”

你说,只恨落花流水,西园难缀,流光容易把人抛,时空牵绊了我们的爱恋。时光错了,遇见也就错了。

我桌上的茶又凉了,等你来续。可是,我在,你不在。我只能对着镜中的白鬓兀自伤感,看花开花落。然后,选择一处安静的居所,一个人老去。

打开上个秋天黄昏临摹的北宋画家苏汉臣的《妆靓仕女图》,画面中一正在妆台前梳妆打扮的仕女。即便隔着时空,也能感到她的温情和素雅,她神情娴静而略带忧伤,镜面里映着她的美丽和零落在地上的花瓣,另外还有一簇水仙花和几抹新竹。画面色彩典雅和谐,意境总能勾起我的伤怀。

都说女人是用水做的,柔软妩媚,是桃花,是樱花。古今艺术家都把女人当做艺术的灵魂,在女人身上汲取灵感,创作出流传千古的佳作供后人欣赏和传颂。

古代,那个亘古的年代里,慢了光阴,长了爱恨。多想时光倒流,邂逅一个诗经里的女子,在高山流水间琴瑟合之,谈笑风生;划船在莲池柳畔,参差荇菜,左右芼之。傍晚斜阳里和棹而归,水边简陋的茅草屋里灵魂与肉体交融,撕磨。缱绻一个浪漫的春天,花前月下,任光阴在漫长中老去。

时光慢了,只要一人心,白首不分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死后并葬荒丘。

有时候,错了,就真错了。

不知道为什么,你还是没有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即便是我最痛的时候。

或许是宿命,前世的孽债要今生去还,用孤独去抵风流罪恶债,直到风烟俱静,万念俱灰。心里唯有菩提,净土……

不管隔着前年烟雨,还是万年风雪。欠你的,我一定要还上。

那年,因为潇湘,我爱上了江南。

杏花又伸出了古老的城墙,平添了几分优雅的色彩,街巷空灵而安静。一场夜雨,花瓣零落在千疮百孔的瓦砾上。清风过后,穿过窗户,滑落在经卷上。我用经文梵颂杏花江南,烟雨澹澹的凄美,经书亦是你前世留下的素笺,墨迹洇开了我的思念,如春水般流出禅房,流到最深的红尘里,只为遇见。

想你拨出的弦音,二十四根弦,弦弦动人心。一曲《雨碎江南》,醉了杏花,醉了烟雨。撩起我心中淡淡地感伤,拿起笔墨,在素笺上描摹你倾城的容颜,连提款中平平仄仄的诗句也渗透出濛濛的雨韵。如你,梨花带雨,谁不出的美丽,需要我一生去解读。

深花枝,浅花枝。枝枝带离愁;折花枝,恨花枝。相思欲断魂。

人世间许多烟尘之事,犹如昙花,稍纵即逝。看见的忘记了,消失的记住了。我想,或许瞬间就是一种永恒。

此生,等你。在诗经的蒹葭,在北宋的诗词,在清人的水墨……

淡墨洇开了你的美丽,

岁月冗长了你的馨香。

一念,巧笑倩兮。

再念,相濡以沫。

此时,江南,小桥流水潺潺,梨花带雨。

记着,待海枯石烂,星河轮转。

依旧,是我。

彼时,西楼月静如水。

只待,有你——我的姑娘。

qq2893867692

其他人在看啥

    《蒹葭处,爱如淡墨……》的评论 (共 12 条)

    • 樰嫊:写的不错,推荐阅读!
    • 樰嫊:写的不错,推荐阅读!
    • 火淼:写的不错,推荐阅读!
    • 书芳:写的不错,推荐阅读!
    • 火淼:写的不错,推荐阅读!
    • 火淼:写的不错,推荐阅读!
    • 放开那个男孩:写的不错,推荐阅读!
    • 雪素:写的不错,推荐阅读!
    • 雪素:写的不错,推荐阅读!
    • 林安庭:写的不错,推荐阅读!
    • 夏瑜:写的不错,推荐阅读!
    • 夏瑜:写的不错,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