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散文 > >丽江、香格里拉映像

丽江、香格里拉映像

2016-12-25 19:00 作者:通透 阅读量:1017 推荐2次 | 我要投稿

2013年8月1日

重庆江北机场——丽江三丽机场

值暮色,飞机着地。

习惯了炙热的夏天气温,着清凉短袖的、裙裾飘飘的旅人们,从飞机通道正鱼贯之时,乍感凉气扑面而至,此时只一个念头:赶紧的添加衣服!抬眼看天,还真特别不同。残剩的天光还是暗蓝暗蓝的,西边天空上,几大片被风吹直了的云已是灰黑色,有想下雨的势头。空气太清新,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异味,真意欲狂吸个够,然后收纳在皮囊中。

云南社接游客的车,着急忙慌的飞奔在新黑的及其清洁的柏油公路上,两边大地好空旷。一阵东转西拐后,远远地看到许多灯火辉煌的木头架构房子,大多两层,依稀能见房顶四角翘翘的,皆具有丰富多彩的绘画、雕刻、工艺艺术,富有装饰性。那些房屋四周挂着的红灯笼毫不羞涩,似大胆又目不转睛的盯着路人,大有强势觅客的勃勃野心。还在懵里懵懂、稀里糊涂中,就被安排到客栈群中的一小客栈顶楼入住了。

原来丽江古城到了,这里是纳西族的聚居地,丽江古城民居是纳西建筑艺术和风格的集中体现,它在纳西族井干式木楞房形式基础上吸收汉、白、藏、彝、纳西族等民族建筑的优点而形成。

第二天上午漫游在古城,才知道整座城都属于世界文化遗产,它坐落在玉龙雪山下,是南宋末元初建造的。那些各自独立栋栋、古色古香的小楼林立,说它是小家碧玉也许更恰当些。三条穿城而过的自然水沟像毛细血管,通过家家户户。转来转去的街道,到处都是清清亮亮的小水渠,绕在城里的房前屋后,称之为水系。原来纳西族也是爱水的民族。说起古城的热闹,当源于所有去旅游的人们,无论购物、住宿、餐饮,终究是竟活络了一方经济。那里的许多特色不免让人想起重庆的磁器口老街,那些售卖的民族服饰、吃喝品种、石板路街道。。。

次日,茶马古道的行进,是那个令人惊惧心颤的下午(真正见证了我的鼠胆儿)。从没骑过马的我,于好奇心的驱使,跃跃欲试的想体验一把。头顶上是火辣辣的,近距离的紫外线,脚下的沿途,是雨后森林中的湿滑坎坷小路。上山下坡时,那匹马一次又一次的险些失蹄(尽管有牵马人),难不被吓得忘记了怎么眨眼,失忆了汗水从哪里流出,那般惊悚啊!初心以为有乐在其中,结果魂魄已九霄云外。

所幸,有接下来的拉市海。

那悠悠摇曳的小木船承载了我未定的惊魂。仰头,蓝天上悠悠的白云依然自在;远眺,四周深黛色的远山巍然安稳。望一望满目小海边青葱如茵的水草,看一看水中自由嬉戏的野鸭,听一听对驶船上人们相互快乐的对歌,终于有回归到脚踏地球的感觉。

站在巍巍的玉龙雪山脚下,只能景仰它5千多米高度的伟岸身躯,欣赏它那白雪皑皑似雾似烟的山巅,漫游在它庇佑下坐落的束河古镇。

束河古镇是丽江古城的一个群落,相同的石板路,相同的清澈小溪流,相同的纳西艺术建筑群落,一不小心,那些大同小异的街口会让你在不知不觉中迷路。古镇里四方街有美味的玫瑰花饼,它们的内脏是当地专属的玫瑰花瓣充盈。保证,无论你走到哪条街口,就不难嗅到四溢的香气,该说诱人垂涎,只要愿意将它们放到嘴里做做惯性运动,便唯恐其出逃,匆匆的就将它运行到下一个环节。

旅行在继续,是通向向往已久神秘的香格里拉途中。一山连着一山,一坡接着一坡,公路两边几乎都是以马尾松为主的风景带,汽车行驶在并不算坦途的路上,甚至经过一处滑坡时怪吓人的,车刚开过就有稀里哗啦的泥石滚落下来,虽是虚惊但也后怕啊。不过,还得满怀期待中的目的地呢,就想像着名字美丽且诱人的——香格里拉:那里是开满了鲜花、长满了绿草,像仙境像童话般圣洁而美妙的地方,世外桃源。不料,导游却讲到令人沮丧的话题:这个季节看不到格桑花,只有十月才开遍草地,美丽炫耀在那时,那么,只得任由失望的表情流露。倒是一个30年代的英国人(詹姆斯.希尔顿)写的《消失的地平线》一书的故事梗概,令我精神大振。其书的内容主要讲的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四名西方旅客意外来到坐落在群山之中的香格里拉秘境。原本各自身为外交家、银行家、修女与大学毕业生的四个旅人,被命运捆绑在一起,在香格里拉遭遇了种种离奇事件。基于这神传,更加让我翘首以盼了。

一路辗转也坎坷,汽车走走停停的原因,也有为了人性化的出恭。终于,在高速路两旁有了一览平川,草地、青稞架、牛羊、牦牛,稀少的人影。还有路边稀疏、不多不大又简陋的饮食店,招牌却做的很招摇,不远处的小山峦上好多白色的风力发电大风车,令我突然孩童般想起塞万提斯的唐.吉诃德,不自禁的嘴角就会上扬。沿途打望了许久,天空也开始阴云聚集,远远地终于看到“迪庆藏族自治州”辖下的香格里拉县的标志,那些房屋都是典型的藏式风格,红或灰或白墙,红或黄瓦房顶,展现出高原特有的景观。将进县城时,看到好大一尊白得耀眼的大型倒圆锥体的建筑物,四周挂拉着五彩的旗幡飘飘,询了当地一人,才得知叫做玛尼堆,是藏族人建造的祭坛,用于祈祷祈福等。汽车穿越过县城中心后,才真切感觉有些失望,所见之处,既不繁荣也不富庶,还有些冷清,真竟不如内地一些平常的街道。最关键的是它的县府可以修建得堂而皇之,君可见,国之大地上权者都懂得照顾好自己。亲,香格里拉啊!有负你的大名鼎鼎哦!

出了香格里拉县城7公里处,必将攀援海拔4449.5米高度的石卡雪山 。

几乎每个上山顶的人,都必买一小型的手拿氧气瓶,约13元。在排队等待缆车的间歇,顺便去感受了旁边的转经筒,难怪转那么快,轴和筒都光溜溜的,摸过一排就骨碌碌的转一排。除了好玩外,或许还希望能沾点吉祥气吧。

出发时,导游认真告诫众旅客:到山顶上千万别做剧烈动作,更不能跑或跳。前一年,曾经有一名二十三岁健康的山东小伙,由于看到山顶上的景致太美而激动的跑起来,结果没几步就猝然倒地而亡。真是恐怖又扼腕的事件,生命的逝去没有如果啊!

还是看看索道缆车下未知的风景吧,越来越高的上升,那些深绿的大树,浅绿的嫩叶,铁红的枝丫,灿灿的黄果,看不够也来不及,更不知道它们都是些什么植物,什么果实,只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和悬念。

缆车行进到一半路程得转车,也好啊!等车的空挡,可以好奇的观察,那被四周黑黝黝的柏树包围的空旷地方,可以观赏一广袤的中药种植地,有鲜见的风光,那地之间有散落在四处觅食的黑牦牛、黑猪自由的游走着。那种中药绿色的叶子有点像牛耳大黄叶子,但比牛耳大黄长得高和有力度,金黄色的花开得朴实又稳重,遗憾的是没寻到识药人,至今也不知道它们的姓名。

说叫做石卡雪山,还真名不副实,哪里有什么雪?据说是这年的旱情导致的,不过,那种干冷的感觉,倒真是符合雪天的温度。在山上,可以有离天三尺三的夸张,似乎可以对蓝天、白云、太阳伸手可触。俯瞰四周的山,简言之,只能用一词:一览众山小。山顶上没有什么植物,都是喀斯特地貌那种青色石头与黄土,地面上零零星星有一些紫色的黄色的白色的小花,山上修建了几幢平层人字顶的褐色木屋,是用于管理者使用和售卖零食、饮料的小店。大脑的思维速度已经变得缓慢了,但却不服输,还倔强的想:不到峰顶非好汉!鼓足勇气边拿着氧气瓶吸氧,边摇晃着身躯亦步亦趋往山顶最高点挪步,向着玛尼堆和飘飘翻飞的五彩旗幡靠拢,绝对要于此生此处留下唯有的影迹。

下得山来,天空已是密密麻麻的细雨霏霏了,马匹和牦牛们自由自在的在墨绿的小草原上悠闲着,祥和、宁静、自然,此景象至今还存放在大脑的云盘里,刻下不可磨灭的清晰度。

其他人在看啥

    《丽江、香格里拉映像》的评论 (共 2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