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杂文 > >算卦与牵驴

算卦与牵驴

2018-01-19 10:29 作者:烈烈西风 阅读量:1418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算卦与牵驴

我家对面就是广场,人来人往的,很热闹!一天,我卖菜回来,见凉亭前围着一圈人,便走上前趴眼。原来是一盲者,在给一位穿着入时的富婆算卦!咦,好熟的面孔啊,算者一副霜打的愁容面,被算者一副自得春风容!我猛然记起,去年此时,在一家私人门诊前,也类似眼前的场景,只是这披肩富婆,肩卦的是皮马夹。“哼,换了马夹我就不认识你了!牵驴婆!”我心头在冒火,真想上前,当众捣毁这出“双簧”。可一见那风霜雪雨的愁容,我欲言又止!“偷也罢,骗也罢,都是生存手段!人生何处不双簧!人生何处不被牵!”

菜市场,流动一批牵驴人,专门与“牵”为营生!只要你好处多多,牵者自然成队!每遇货物滞销,只要牵者围来,什么地沟、催化剂,统统一“牵”而销。那跟随者前拥后合,轻囊相助。货到家,方知又做了一回驴。

还说别人呐,自己也没少当驴做马。人家说瓜甜掉牙,自己麻溜抱回一个,开膛破肚,方知是溇瓜一个,傻瓜一群。

我记起一词语,“集体失明”意思是说:众人是看不清事物的本来面目的,心里是失明状态的。是啊,我们几时用自己的目光看人待事!从小到大,总是被“牵”来“牵”去的!一说除四害,全国一盘棋,扑天盖地抓麻雀,沿街串巷打老鼠!熟不知,雀鸟是与虫为食的,很少吃庄稼的!幸亏学者纷纷论证,麻雀肚囊里大多都是昆虫及蚊蝇。麻雀总算躲过一场浩劫!

文革后期,只要有人牵头造反,立马就是反潮流的闯将!黄帅、杨莹,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于是“牵”潮乍起!罢课的、交白卷的、串联的,冒出一批驴人,只见身后是浩浩荡荡的驴影,一路齐声呐喊,瘴气乌烟!好不热闹!试问,这些创举,是不是“集体失明!是不是驴头不对马尾”

当时,有一段笑话,很说明问题。说的是:一个孩儿站在豌豆地头对父亲说:“爸爸,这豌豆秧上爬的是虫子!”父亲随口说:“什么虫子豹子的,是豌豆!”孩儿争辩道:“是虫子,还爬呐!”

父亲怒吼道:“爬什么爬,爬也是豌豆在爬!你是老子,还是我是老子”这则笑话,讽刺了家长专制,扼杀孩子求真求实的天性!

纵观我们所受的教育,一路走来,一路被“牵。相声演员方青平自嘲:小时候被父亲牵着偷食堂,弄的是满脑流油,裤裆冒火!听了,大众是捧腹大笑!可这笑声背后,就是被“牵”的真实佐证。

一到雷峰纪念日,街面的老太太是抢手货,刚被牵过马路,另一拨,又给牵回来。

看那老太太,就看到了自己。我们就是皮影,总被别人牵着做运动!一会上,一会下!一会左,一会右。不是打砸抢,就是斗私修,谁还能分辩是非曲直

佛家三法印之一,就是“无我”!试问:你活过自我吗?小时,被家长老师牵,大了被老婆孩子牵。我们几时有过自我!我们的教育、医疗、卫生,哪个部门不是牵者或被牵者。领导与被领导,不是上级牵着下级,就是下级牵着上级!自力更生,独辟蹊径,只是口号!独立特行能几人!

眼下,金钱当道,一纸钱币,牵着多少人昧心做事,昧心做人!唉,我说的多,牵的也多。就此打住,少牵为佳!若再啰嗦,自己就是牵驴人!

其他人在看啥

    《算卦与牵驴》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