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行

2018-09-01 作者:鲁公青夫 | 阅读量:368

快过七十岁生日了,按老话七十是古稀之年,可身体也还硬朗,儿子、儿媳极力鼓励出去走走,并为我与老伴报了“嘻哈爸妈台湾八日游”,这真是一个生日大礼物。

很小的时候,当时遍地的“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口号和标语,那时知道了台湾,还知道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记得很清楚,国民党的飞机经常窜犯大陆,时不时地就会响起警报。一次,我们正在上课,突然警报响了,女教师指挥我们钻到课桌底下,一阵高射炮响声,我同位女同学被吓得“哇”一声就哭起来。台湾是敌对势力,在那个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唯成分论的年代,除了出身不好外,如果谁有“港台关系”,对升学、就业、甚至谈恋爱,都会产生巨大不利影响,有“港台关系”的家庭,对外都讳莫如深。

这让人恐怖的“港台关系”,偏偏就牵连到我的一家,我的姨夫就去了台湾。听母亲说,在我过“百岁”时,姨夫送来一双鞋作为礼物,后来姨夫就失去联系,只知道随着撤退的国民党南下了,不知道哪里去了,也不知是死是活,毫无音讯。最惨的是姨和表哥,姨才二十五岁,表哥不到四岁。

直到七十年代末,才辗转得到姨夫在台湾的消息,那时台湾的人员是不能来大陆的,大陆人也不能去台湾,姨和表哥在香港与姨夫见了面。后来,在邓小平、廖承志和蒋经国先生的大力推动下,两岸才开始人员往来,但必须经由香港中转,并没有实现真正的“三通”。八十年代中,姨夫才第一次回到大陆,期间整整三十多年,姨夫在台湾另娶了妻子,而姨一直守着孩子,孤苦伶仃。一道窄窄的台湾海峡,阻断了多少夫妻之情、阻断了多少父子情,多少家庭陷入水深火热之中,那不堪回首的岁月!曾经听过台湾艺人凌峰朗诵的余光中的《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小小的邮票怎能寄走对家乡的思念;窄窄的船票也载不走思乡的情;矮矮的坟墓更阻不断对家乡母亲思念之情;可是,一弯浅浅的海湾却阻断了大陆与台湾,被分隔的亲人们有着太多的乡愁。这段《乡愁》只是诉说离开大陆到台湾的人的思乡之情,岂不知大陆人思念在台湾的亲人的愁苦是多么凄惨,亲眼目睹这断肠般的离别,听这段《乡愁》感触颇深!

三月二十六日,我与老伴随团由香港直航台湾,在香港机场候机厅,看到两个安保人员直接端着枪在警卫,这在大陆公共场所是看不到的。香港飞台北的飞机是空客A330,可乘坐二百四十位乘客,上了飞机,香港到台北也只短短一个半小时,飞机非常平稳的降落在桃园国际机场,到台湾了!我恍惚如在梦中,这就是我们一定要解放的台湾?!这就是让姨与表哥苦苦守望三十年的台湾?我的心中难免五味杂陈,木讷的随着导游乘大巴离开机场。由于我们是环岛游,所以没有去台北,就住在桃园市景悦国际饭店,桃园市的夜晚一点也不繁华,马路不宽,车辆很少,大部分建筑老旧、矮小,但是马路两旁停满摩托车,像是当年大陆的停放自行车,给我的第一印象台湾就像是八十年代的老青岛。

第二天上午我们游览了中台禅寺。大巴在高速路上奔驰,高速路上的汽车不是很多,沿途山清水秀,植被保护良好。下午到达著名风景区—日月潭,早就耳闻日月潭,今天来到了她的身边。坐上游艇,远望群山环抱,碧水蓝天,四周的岛上,点缀着许多亭台楼阁和寺庙古塔。日月潭的面积与西湖相当,但水深却有三十多米,导游解说着日月潭的变迁,看着船尾翻滚的浪花,水质是如此的干净、清澈,令我赞叹不已。乘船驶入碧波荡漾的日月潭, 到达“玄光寺”的所在地——青龙山,这是日月潭景区必去的一处景点。玄光寺前有一块两米多高的石头,上刻“日月潭”三个大字,侧面是玄奘雕像,门口有“潭影岛花契禅性,晨钟暮鼓发天心”的对联,取自唐代张继《枫桥夜泊》的诗意。游客排队在“日月潭”三字前拍照,我们当然不能错过到此一游的留念,也排队在此留影。庭院后面有一块石头,也有两米多高,上书“千秋苦旅”四字,石头北面是一苦行僧的壁雕,这大概是对玄奘西行艰难旅程的形象概括,我们少不了的在此留影。“千秋苦旅”从字面看“千秋”表示时间漫长,或是人的一生;“苦旅”则表示经受苦难,或是艰难历程。我的姨的一生用“千秋苦旅”来形容,是再贴切不过来,而我们的人生也是在经历苦难,或是说在苦难中才能成长壮大,中华民族不是从“千秋苦旅”中走来的吗?!

回到山底,有一支台湾原创乐队,穿着民族服装,现场演绎他们创作的原创台湾音乐,旁边有一招牌“凡夫的音乐世界”,“凡夫”正在现场演唱,推销他们的唱碟,曲调时而悠扬动听,时而热情欢快,颇具当地特色,也是游人争相拍照的一景。一位卖茶叶蛋的阿婆,十台币一个茶蛋,六十年来没变价,这便是久负盛名的“日月潭阿婆的古早味香菇茶叶蛋”,这也是日月潭的一道风景。

下一站就是心仪已久的阿里山了,之所以这么向往看到阿里山,是八十年代就流行的台湾歌曲《阿里山的姑娘》,这首歌深深印在脑海里。阿里山海拔两千二百多米,从下榻的酒店去阿里山的路上,车内播放着邓丽君的歌,歌声委婉,似在向你娓娓诉说,从车内往上看,群山环抱,林木葱翠,巨木参天。远处一片片槟榔树林,阿里山的槟榔树可真多!往下看,深沟阔涧,潺潺流水,真是层峦叠嶂,沟壑交错。在盘山路上,车子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我们就像是漂浮在绿浪中的一叶小舟,头都晕了。这么迷人的美景,我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形容,不禁想起欧阳修的《醉翁亭记》中的词句:“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欧阳修不亏是大师,寥寥数语就把滁州的美景刻在读者脑子里。其实,我眼前的美景与欧阳修描写的多么契合。

大巴车大约经过两个小时,到达“阿里山邹族文化部落”。有人总结:旅游就是上车就睡,下车就尿,到景点就照,回家什么都忘!这总结诙谐,却也是事实。车子停在厕所边,下车第一件事当然是上厕所。令我长见识是男女厕所标识符号,是用很粗的棕榈绳做成男女生殖器的样子,来分别代表男女厕所,真是见所未见。游览区在一个山坡上,沿着石板小路,有几处木制茅草屋,房屋倒也高大,远处是一片片茶园。拾阶而上,两旁鲜花怒放,蜂蝶翩翩起舞,豁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具石雕男性生殖器,大约两米多高,涂的金光闪闪。生殖器崇拜是远古先民普遍流行的一种风习,以强健身体,大量繁衍后代应对大自然的威力,是对生物界繁殖能力的一种赞美和向往。世界上有许多民族自古以来就有着男子生殖器崇拜的风俗,印第安人,南美的一些民族,非洲的许多国家,都有着对男性生殖器的崇拜之风俗,我自然也在崇拜之列,与之合影留念。其实,对生殖器的崇拜,不仅仅是男性生殖器崇拜,也有对女性生殖器的崇拜,《老子》的道德经第六篇:“玄牝之门,是谓天地之根。”意思是:玄妙母体的生育之产门,这就是天地的根本,是产生万事万物的地方,它的作用非常之大。只不过现在是父系社会,母系社会太遥远了,女性生殖器崇拜也就淡薄了许多。

“高山青,涧水蓝。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唉”台湾歌曲《阿里山的姑娘》曾经风靡大陆,歌曲里的姑娘、少年正是阿里山邹族原住民的写照。高山族是中国台湾南岛语系各族群的统称,邹族只是其中的一个部落,邹族文化部落每天定时有歌舞表演,我们观看了阿里山人的歌舞表演,结束时大家一起围成一个圈跳舞、狂欢。邹族人貌似欧洲人,源于荷兰人占据台湾时,邹族原住民与荷兰人通婚。与一位阿里山姑娘攀谈,她和我说,现在的阿里山姑娘很多是外边嫁过来的,再有一些是外来的;用导游的话说,阿里山的姑娘都是姑娘的娘了。

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游览佛光山,寺院宏大、宽敞、肃穆,寺院内并没有像大陆的寺院一样摆放游客焚烧香炉,更没有那种一米长的香,内陆的寺院香烟缭绕,实际是散发着铜臭,污染着空气,在台湾游览的寺院是见不到这种现象的。佛光山创办人是星云法师为提倡“人间佛教”之道,一砖一瓦建立起佛光山,成为台湾信众最多、最负盛名的佛教圣地。星云大师多次访问大陆,受到中央领导的接见,我当时在电视上看到他的讲演。我其实不信佛,更不懂什么佛教,但非常佩服他的处世观点。星云大师说做人要:“存好念,说好话,做好事。”在游览寺庙时幻想着能遇到星云大师,如能当面聆听他的教诲该是多么幸运。但实际2016年,星云大师因出血性脑中风送高雄长庚医院,经开刀移除脑中血块,手术取出血块约有一个拳头大小,病情审慎乐观。在此祝大师健康长寿!

台湾东部是农业区,沿途种植很多水稻和水果,台湾的大米很好吃,路边一片片释迦林和香蕉林,树上挂满果实。来台湾第一次吃到释迦果,绵软、香甜,口感非常好,还买了一些莲雾,菠萝在台湾叫凤梨,非常好吃,这都是台湾东部特产。我们的大巴沿着台湾东部海边继续北上,左手方向是高山峻岭,云雾在山头缭绕,导游解说东部湿气较大,时不时地会降雨。车子右手方向是浩瀚的太平洋,洋面随着水深度不同,呈现出层层不同蓝色,煞是好看,太平洋的水湛蓝湛蓝的,与青岛黄海浑浊的水怎么相比?!广阔的洋面一览无遗,见不到养殖的网箱等,我想,大概是太平洋上的风浪太大,时不时地还有台风,不适合海洋养殖吧?

太鲁阁国家公园是游览台湾必去之处,是台湾八景之一。从步道看,几近垂直的大理石峡谷雄伟壮丽,断崖峭壁更是高不见谷顶,谷深至少三四十米。俯瞰千岩绝壁下的溪水是那么清澈,溪水哗哗作响,看着这么优良的水质,不由得发出赞叹。砂卡礑步道曲折穿行在坚硬的岩壁中,与内陆太行山的挂壁山路一样,为人力开凿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结合,令人不禁赞叹大自然神奇之美,更令人赞叹先辈为之付出的努力与牺牲。步道不太宽,勉强能跑开一辆小拖拉机,没有见到原住民,他们住在更深的山里,只见到一辆摩托车带着一个老太太,他们都带着头盔,没有看清脸部就驶过去了,估计是原住民。看悬崖绝壁,听溪水伴着幽幽鸟鸣,真让人流连忘返,这一切一切,都似乎在诉说遥远的故事。

到达台北市了,首先去瞻仰了国父纪念馆,中山先生塑像高大,塑像下两边各有一站立卫兵。正赶上卫兵换岗交接仪式,卫兵迈着礼仪步伐缓缓走来,交接班的卫兵一番表演,花枪耍的眼花缭乱,卫兵每一小时换一次岗,在这一小时内,在岗的卫兵一个姿势纹丝不动,他们每人每天要站三次岗,可真够辛苦的。这样的场面真是第一次见到,我与带班的攀谈几句,他说他们都是现役军人,这些站岗的军人都是经过至少三个月的训练,他们至少要服役一年。游客们都在国父塑像前留影,孙中山是海峡两岸公认的国父。

第七天,我们游览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和士林官邸,这两个地方可以说是每一位游客必游之地。台北故宫收藏了六十七万件举世无双的珍宝,上至殷商时期,下至唐宋元明清以及民国期间,其中毛公鼎、翡翠玉白菜、东坡肉石为“镇院三宝”。而士林官邸则是蒋中正与宋美龄的官邸,买票参观了他(她)们的起居兼办公的一座二层小楼,工作人员说一切摆设均保持当年原样。士林官邸还有一座教堂和花房,教堂称“凯歌堂”,蒋公在世时在此做礼拜,花房的各种花卉争奇斗艳,各色蝴蝶兰竟相开放,美不胜收。园内一位护工推着一位九十多岁的老飞行员,据说当年飞虎队队员是他的教练。下午,游览了中正纪念堂和自由广场,蒋公的塑像在三楼,站岗的卫兵与国父的卫兵进行同样的换岗仪式,只是中正纪念堂的卫兵 穿白色衣服,国父纪念堂的卫兵穿藏黑色衣服。

我们还参观了总统府外观,总统府内是不开放的,这是日本占领台湾时的建筑,远远望去建筑还算漂亮,只是这建筑是当年日本侵占台湾的象征,感觉当局不应该作为“总统府”。日本占领台湾五十年,台湾留下很多日本痕迹,中日甲午之战,中国战败,李鸿章代表清政府在日本的马关同日本政府签订中日和约,把台湾割让给日本。期间台湾人民英勇反抗日本入侵者,发生很多可歌可泣的事迹,丘逢甲便是其中一位,《春愁》:

春愁难遣强看山,

往事惊心泪欲潸。

四百万人同一哭,

去年今日割台湾。

当时,丘逢甲得知此消息,怒发冲冠,刺破手指,血书“拒倭守土”四个字。之后,他串联台湾士绅,组织义军,誓死抗敌,因得不到外援,事败内渡,回到原籍广东。一年后,丘逢甲痛定思痛,写下了《春愁》这首诗。

今天是第八天了,上午游览了蒋介石慈湖陵园,慈湖是一个面积很大的湖。由于前段陵寝遭人泼漆,陵寝馆现在不开放,整个慈湖陵园群山环绕,环境优美。陵园很大,外部众多雕塑,有孙中山的,还有蒋经国的,但大部分是蒋介石的雕像。陵园里边不开放,我们只能在雕像群照相留念。离慈湖不远是“经国纪念馆”,纪念馆规模不大,主要是一些图片。导游介绍,蒋经国执政期间,台湾经济高速发展。

下午就要离开台湾了,八天的环岛游就这么结束了,真舍不得离开这风景如画的宝岛。八天来,思绪万千,台湾与大陆敌对了近七十年,多少人为此深受其害,我的姨守了一辈子活寡,望眼欲穿的守望一生,她的苦向谁诉说?对一个女人来说身心受到多么大摧残!她只是千千万万个受害者之一,又有谁为这样的伤害负责?!在几个游览景点看到不少台独分子在散发传单,鼓噪台湾独立,让我嗤之以鼻!这些人岂不是螳臂当车,真是不自量!台湾虽说工业发达,物产丰富,治安良好,人们彬彬有礼。但大陆这几十年的高速发展,已经远远把这个“亚洲四小龙”抛在后面,这里终究只是一个岛屿,与大陆广袤的国土相比这就是一片树叶,我们只要不瞎“折腾”,就会一天比一天更强大,台湾终有一天回归大陆,但愿我这古稀之年的人能看到祖国统一的那一天!

作者的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