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文章写作社区 >印象紫禁城

印象紫禁城

2013-10-27 13:15 作者:末摘花 阅读量:6729 推荐1次 | 我要投稿

若是没有邂逅皇城的惊艳,终究算不得深味风雨飘摇中的人情冷暖与世事无常。然而却不想用“故宫”这样沉重的字眼惨淡地描摹左手烟云,右手繁华的?旎之境。我更喜欢它作为紫禁城的一面,不带负累的天真,纵然青史下笔都残忍,过客匆匆,柔荑拂过依旧有温暖的回声。

公元两千零七年夏秋之交的某一天,紫禁城里熙熙攘攘的人群,重复着疲惫的喧嚣,我躲过镌刻着神秘满文的太和殿,信步,落花掩映处,储秀宫。承受了太多宿命的冷落,你难耐如今的燕舞莺歌。一朝选秀,大浪淘沙,沧海遗珠,数不尽红颜悲摧。

汉白玉阶斑驳,琉璃宫瓦憔悴,含着不忍,怕踩碎了痴男怨女脆弱的情思。

忽然想起,储秀宫曾经的女主人。

那一年的春分,妃嫔依宫例游园赏玩,挽着一方新帕,她扑蝶兴浓,香汗涔涔,娇喘微微,跌跌撞撞之中不觉惊了圣驾,龙眼之下青涩恐慌无处躲藏。风起,撩拨眉目,面上泛起朵朵红晕,问着她,窒息着她。仰起未经雕琢的素颜,她唱了一声,杏贞,地道的吴侬软语。

杏贞,叶赫那拉杏贞,她的懵懂与善良在这一天死去了。

巫者早有预言,爱新觉罗氏必亡于叶赫那拉家的女人之手,祖训中“永不得纳叶赫那拉氏为妃”竟成一句戏言。

或许野史中的记载不无道理,叶赫那拉氏入宫,是精心设计的阴谋:大清江山,从此牢牢握于她手;凛凛国门,锁不住荒凉破败。

叶赫那拉杏贞,背负着为皇室延续子嗣的重任入主东宫。温婉如她,并非本性毒辣;清纯如她,绝非生就满腹经纬。然而宫门深似海,容不下她的云淡风轻。末路穷途的国家将她推上权力的巅峰。偶然一次玩弄权术让她好奇,唤醒内心的欲望,继而沦陷。很难说至高无上的地位于她是诱惑还是痛苦。当然,她还有一个更为后人熟悉的名字——慈禧,罂粟般糜烂又妖娆的名词,似乎注定难逃非议。她的不甘寂寞错了吗?长孙皇后贤德,能辅佐太宗,保全贤良;武皇精干,牝鸡司晨,究竟未损巾帼颜面。叶赫那拉就没有半分功绩?垂帘听政也好,到底稳住了眼看崩溃的朝纲;操纵选妃也罢,到底保全了皇室可怜的尊严。至于她的奢侈无度,更是任何一个受宠溺的女子的正常表现。如果不是咸丰的软弱,早逝,她可能自始至终只是默默无闻的宫人,守着储秀宫,终老一生。既然上天有意惩罚爱新觉罗氏,那么叶赫那拉家的女人无疑是最好的报复工具,因为所有的责骂和唾弃全由她一身承担,所有的唏嘘洲叹亦由她一人咽下。

徘徊在储秀宫外,忧郁少一些,思考多一些。其实轰轰烈烈的历史又怎么样呢?小小的储秀宫,便可以扼住清廷的命脉。真正睿智的史官从不该忽略女性的力量,这么说好像太过于强势。汉代椒房殿,明清储秀宫,都是女子不惜牺牲一切想要拥有的容身之所,如此看来,竟是自掘的坟墓。为此赌上青春赌上智慧——中国女子的软弱总是共通的。诺大的宫殿用以填补内心的空虚与苍白,依然得哭着去笑。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见者,岂止三十六年。对镜空等,两鬓萧萧自生华。据说紫禁城里下雨的夜晚,听得见宫娥隐隐地啜泣——我无法想象储秀宫里有多少处泪渍,静穆的皇城毫不留情地掩去一切不属于它的情绪。但愿那群梨花带雨的宫娥里没有杏贞罢,叶赫那拉氏一生活得极致,不该向眼泪屈服。

紫禁城终究是可爱的,紫得可爱。本想试着寻一寻暮鸦的踪迹,转念觉得可笑,爱新觉罗氏尊崇暮鸦,称它为孝乌,奉为慈和孝的象征,后人未必理解,更难效仿。只是皇恩浩荡,泽被生灵,叫人感慨。听老人讲冬天故宫里常有成群的暮鸦,守候在金銮殿上。它们或者是前朝繁华梦的后代,或者是迁徙的新客。如烟往事,它们深谙于心,我们却做无谓臆测。我不是虔诚的教徒,也不相信神鬼的力量,可是紫禁城需要一点人性的浪漫,于是我朝向天坛祈祷,面对中轴线,再一次强烈感受到天地之博大与人事之草芥微小。皇城的神圣不在于有如斯宏伟的建筑粉饰虚无,而在于它迫人的气势和难以逾越的庄严告诉你唯有克制自己,唯有。我佩服那些意气风发的皇城的旧主人,自以为可以镇压乾坤。倾尽人力,而后落寞收场。留下永恒的命题:乾坤逆转,人如何自处?

回首在蔚蓝色光芒中,说不出话。

相关文章关键词

《印象紫禁城》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