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散文 > >丁老汉

丁老汉

2016-12-04 09:41 作者:巴山竹 阅读量:2236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丁老汉”三个字是写在纸上,要是我这个商店紧挨着商店的邻居,在他面前叫一声“丁老汉”,他会马上翻脸,甚至毫不客气地说一些尖酸刻薄的挖苦话来讽刺我一番。

我刚来他旁边开商店时,他就专门问过我:“你们镇巴人兴把年龄大的人叫老汉吗?”我说:“镇巴有这种叫法。”他说:“把他的父亲也叫老汉吗?”我说:“确实有这种叫法。镇巴与四川相邻,镇巴语系属于川系,话语习惯多与四川相同,四川话中多有‘老子’、‘老汉’之言,你也不要见怪。”他说:“怎么不把那些局长、书记叫老汉呢?明显地是瞧不起我们这些外地人。一个年轻人把我一个一个“老汉”的叫着,连一点起码的礼貌都没有。”过了没多久,一个中年人在打扑克时说了一声“丁老汉”,他当时就脸红脖子粗,说话的声音也变颤了,把手上的牌一甩,冲出了屋外。

“丁老汉”是卖润滑油、机油、黄油等汽车用油及相应配件的,同时还给汽车打黄油。生意很好,几年下来,赚了不少钱。打黄油不挣钱,还把浑身糊得希脏,在汽车肚子底下钻来钻去,爬上爬下,非常累,还很危险,但可以带动润滑油、机油的买卖,一起算就赚大钱了,但打黄油着实让这个丁老汉背上了不好的名声,但他却自得其乐,不怕别人的讽刺与嘲笑。有一个妇女在送孩子上学时,孩子不听话,她看见丁老汉在车下辛苦干活的样子,就对孩子说:“你要是不好好上学,就跟那个老爷爷一样,一辈子辛苦不说,还干着又脏又累的活。”他跟我说这段话的时候,还自讽说:“我能够成为孩子的反面教材,也活得很有意义。”当然,也有邻居见他这把年龄还干着如此辛苦的活,也善意劝他:“不要活得如此之累。”他总是笑着说:“身体还行,不活动,全身都不舒服。”

“丁老汉”退休前是某市公安局的一名中层领导,业务素质也很过硬,资格更是老。他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入伍,复员后就安排在某市公安局了,不久就进入警校学习,毕业后又进入某市公安局刑警队。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党和政府鼓励公职人员停薪留职,下海经商,“丁老汉”正值中年,年富力强,就顺应历史潮流,在领导的支持下,他们在西安市开了一个汽车修理厂,但好景不长,出了事故,死了人,他受到了处分,从领导干导岗位上退了下来,干了几年就退休了。退休后,他才到镇巴开了一个润滑油超市。

“丁老汉”属于“红二代”,父亲是老革命,原是某市的老领导,母亲原是某市女子中学的老师。他自己一家也很不错,妻子在某市妇联工作,一儿一女都有自己的事业,收入也不菲。但“丁老汉”在镇巴做人非常低调,有时接近下贱,他住在自己的商店里,被商品包围着,打个转身都难,也没有另外再租一个卧室。做饭在屋檐下,没有任何遮拦,遇上刮风下雨,或重车驶过,灰尘或树叶就飘在饭菜里了。家里用的物品大都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或是邻居们淘汰下来的,他修一修,洗一洗,就将就着用了。他的生活更是简单,大多数时候都是一碗浆水面,吃的面皮也是托人从市面上称回来自己拌的,这样的面皮更便宜。吃得多数荤菜都是邻居们送的。他经常开玩笑说“只要能把命吊上就不错了”。一些邻居看他这样生活,说他如此年龄到底是为什么,要把钱留给谁?也有人说:“看他样子,根本不像一个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干部,他说那些事吹牛吧!”其实,我知道,他并非吹牛,这是他的生活习惯。

“丁老汉”乐于助人,也很聪明,心灵手巧,邻居们经常找他修理、装修一些日常用品,他也是有求必应,尽心尽力地帮忙,正因为如此,他在公路边打黄油,对进出、来往车辆影响较大,很不安全,但从未有人举报,加上他自己是老公安,公安、交警中也有一些熟人照应,也从未见交警干涉过。

“丁老汉”很健谈,邻居们经常聚在他商店门口,天南地北地聊天,谝龙门阵,他总是主角。他年轻时在公安上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很多事是他的亲身经历,说出来就活灵活现,引人入胜,但他过去长期处于领导岗位,说话未免脱不了过去的官腔,总有一种居高临下之感,爱以自我为中心,总认为自己说的就是对的,久而久之,邻居们送给他一个“教父”的绰号。但他经常跟我拌嘴,别人说我们经常抬杠,其实,是他说话太绝对,有时口很满,使人没有回旋的余地。他经常说:“镇巴人不可交,光说大的一头,没有钱,也爱耍大方。”他多次说:“教师都是一肚子的坏水。”他这些话,我听了很不舒服,有意无意中就话中带刺,也讽刺挖苦他,当然,他听到我对他说的话不太友好了,他就不大说了。但我们相互之间也没有什么矛盾。他最爱说的口头禅就是“不要提钱,一提钱就显得俗气了。”“都是朋友帮忙,挣啥钱呢!”但邻居们都知道,他活做得很地道,商品都是在外边进的,利润非常可观,钱也赚得不少。

“丁老汉”很喜欢懂礼貌的孩子,他也喜欢逗小孩,一些小孩走他门前经过,也都大声叫“丁爷爷”,他就大声应着,露出幸福的笑脸,稍微大一点的孩子,他还让他们在他屋里一起玩耍,给他们收拾饭吃,经常对人们说:“某某孩子有礼貌,逗人喜欢”。但他也遇上一次意外。一次,一个小孩在屋里玩耍,问他要“小木屋”饮料喝,他给他喝一些,孩子回家后就得病发烧,孩子的父亲找来,很不客气地对他发了一顿火,使他非常难堪。他说:“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好心办了错事,被一个年轻人指教一顿,实在没有脸面”。

“丁老汉”忒喜欢钓鱼,他只要有空,就在摆弄他的渔具,要是在店里找不到他,那他一定是到河边钓鱼去了,他可以成天待在河边钓鱼,甚至一个人晚上也可以守到下半夜,刮风下雨也不可挡。他购买渔具和钓鱼的行头也不惜花钱,只要看到好的,不论贵贱,他都会花钱买回来。他只要一说到钓鱼,话匣子就打开了,说得头头是道。喜欢钓鱼的人都经常来向他请教,他也毫不保留,倾囊相授。不少人钓起来的鱼都是卖钱或改善自己的生活,他钓的鱼除少数留着自己吃外,多数是送了人的,不收取分文,倒是显得很大方。要使有人把他的渔具弄坏了,那就像把他的心头肉剜了,他会暴跳如雷。记得有一次,有几个孩子把他的渔具弄坏了,他从河边高声辱骂到家里,还在高声叫骂,骂得非常难听,不堪入耳,跟泼妇骂街一样。还有次,一个残疾人把他的渔具丢在河里去了,他也是气得脸红脖子粗,不停地叫骂,还拨打了“110”,让警察到这个残疾人家里把这人威吓了一顿,才解气。

“丁老汉”个头高,约1.8米左右,块头大,体重在90公斤以上,显得比一般人要黑一些,身体很棒,他吃一顿,一般的人要吃三顿以上,经常晚上半夜还要吃饱了才睡得着,很少得病吃药,只是偶尔有点牙疼。别人很羡慕他有一副好身板,近70岁的人了,还养了一个小情人。小情人隔三差五地过来,开始邻居们还以为是他的女儿,后来才知道是他养的小三,他也不顾忌,小情人来了他就开着车带着她四处转悠,很是开心。可能是因为这个小情人,它才不愿意回家,而是只身躲在外边做生意吧!

“丁老汉”就是这样一个既普通、忠厚,但又有点聪明、狡黠的匠人、商人,他身上既显露出了中国的传统美德,又充满了现代人的铜臭气,他有时显得很大方,但有时又让人觉得寒酸透顶,有时像个智慧的老者,有时又像一个淘气的孩子,生气起来还像一个泼妇。

这就是我所认识的“丁老汉”。

后记:

2016年腊月20日上午10时,邻居吴大夫出门溜达时,见“丁老汉”还没有开门营业,打电话也无人接听,推开房门一看,大吃一惊,见“丁老汉”死在床上,急忙拨打“110”报警,警察勘察现场,没有任何异常,只好通知其家人,家人接其回家安葬。邻居及其知道“丁老汉”的人,听到“丁老汉”的突然离去,都感到惊讶,一个为人很好的身体很棒的年龄不大的人突然消失了,人们都感到很惋惜。

丁老哥,一路走好。

其他人在看啥

    《丁老汉》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