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散文 >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康有山)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康有山)

2017-11-19 22:12 作者:石炎 阅读量:602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

(康有山)

在哈工大的校园里,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马祖光的陵墓屹立着。墓旁他那笔挺壮硕的身躯屹立着,手拿书卷,仰看着蓝天,伴着松花江的涛声,细品着马家沟变得清澈的孱孱流水的音韵,望着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听着年轻的大学生欢声笑语和朗朗书声,他似乎充满了刚劲的坚强和无比的自信,墓前立着字迹耿千秋碑文。

马祖光是中国激光事业的领军人物,是“863”激光领域第一批领域专家、顾问,他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光学学会理事长。

马祖光1928年4月11日生于北京。1950年,马祖光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到哈工大投身于祖国教育科研事业——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次年,担任学校新组建的“物理教研室”副主任。

马祖光历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

他是航天部一等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多年来,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项(四等),国家发明专利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1篇,编撰著作3部,培养博士生27人。

是谁,能让人们久久难忘?

他,就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际激光领域知名学者、哈工大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科学技术系首席教授马祖光。

马祖光创办了哈工大激光专业,他情系激光,带领同事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

马祖光从来不为自己的前途设计,他甘做烛光,提拔后人,带出了一批批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马祖光事事为别人考虑,他播洒阳光,心里总是装着国家、集体和他人,惟独没有他自己。“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这是所有和马祖光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就是马祖光,一个科学前沿的先驱,一个一生都在“发光”的领军人物。

我们这个民族,从清朝末年开始,由于国家腐败落后,饱受了欺凌与耻辱,受尽了外帝国主义的歧视压迫。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中国人民“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摆脱了贫困,鼓起腰包富了起来;是习近平总书记领着我们开创了“习近平新时代”开始奔向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彻底开始真正地强大起来。我们从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马祖光等老一辈的先驱者手里,接过了接力棒,开始了我们这一代的新的长征,开始了我们的长征路,启动了我们这一代人“抡起膀子干”的新征程。“革命自有后来人”,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绝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寄托的期望。

马祖光在1981年德国汉诺威大学首次世界上实现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发射谱,同时发现近红外四个新谱区。1983年在国内首次实现近红外激光振荡,作出束缚—束缚分立结构光谱及光栅调谐效应。1984年在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第一三重态吸收谱区吸收谱、异常谱带及多条兰绿区受激发射线。1985年在国内首次实现S2激光,并在国际上首次在光谱学中提出间接光泵跃进机理。中紫外准分子发射》等论文,编著有《激光实验方法》,译有《原子核理论》等。国家对马祖光的评价是,马祖光所涉及的任何一个课题,中国激光武器足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军事专家心动--是世界军事斗争的前沿技术,是关系太空竞争、核打击的前沿技术,“这样水准的科学工作者,在中国少而又少,几乎是没有的”。

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褒奖马祖光:“对国防电子应用进行了探索性研究,为促进光电子技术的发展做了系统的开创性贡献。”官方也认可马祖光所代表的“这支队伍”,称他们为研制中国激光武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不懂军事,但我相信我们的激光起步不晚,当然水平一定不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稍差一丝!

是的,从T—20到J—20、一直到Y—20,从C—919国产大飞机,到我们的大驱军舰、和我们的东风21导弹,从我们的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到“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我们的发展蒸蒸日上,可以预言,我们奔向强国的速度正在加快。

1960年,马祖光被评为哈工大红旗手,从1982年至1988年,他被连续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曾获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1984年和1986年他两次获黑龙江省特等劳模奖。1986年,他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并获“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被评为航天部预研先进工作者。1985年9月15日,他作为党代表出席了全国党代会。1987年10月25日,他作为代表又出席了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 2003年7月15日,马祖光教授因病不幸逝世于北京,享年75岁。

在我们新中国建立、发展、前进的过程中,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李大钊、何叔衡、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杨开慧等一批先烈,抗日战争时也有毛泽民、左权、杨靖宇、赵一曼、陈潭秋、李兆麟、陈延年、张自忠、段德昌、吉鸿昌等烈士,以至于新中国建立前后的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邱少云、杨根思等千千万万的英雄人物,他们和杨立伟、景海鹏、大飞机_C919试飞成功的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一样,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还有聂耳、冼星海、叶飞等人民艺术家,都是共和国永远的记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人物,我们都应该永远记着他们!

这些人物都是我们民族的精华,都是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民族脊梁,都是我们永远纪念的英雄,都是振兴中华的不朽赞歌。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发扬了“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才坚定了我们“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才使我们的民族实现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英雄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有着勤劳和智慧的人民,中国必将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党的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长征的号角。让我们挽起袖子,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在党的指挥下,抡起胳臂加油干,就一定会早日实现我们的“习近平新时代”目标。

康有山2017年11月19日于哈尔滨外滩

其他人在看啥

    《马祖光墓前的思索(康有山)》的评论 (共 1 条)

    • 程汝明:读后受益。期待看到作者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