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散文 > >散文断想 (六)作者:程汝明

散文断想 (六)作者:程汝明

2017-12-28 18:36 作者:程汝明 阅读量:10523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散文断想 (六)作者:程汝明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明月,勾起李白思乡情。此时的李白,是在床上?还是站在地上?我想,李白多是夜半醒来,先看到床前月光,继而披衣户外,举头望月的。——一张床,一轮月亮,一个孤独的李白,使《静夜思》,有了实实在在的载体,得以口口相传,家喻户晓。

古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下,

断肠人在天涯。

古藤老树上,栖息着几只乌鸦,小桥溪水涓涓,有几户人家。荒凉古道,西风飒飒,是谁,骑着瘦马,走在夕阳下?啊,让人思念,让人情肠欲断的人,正独自漂泊天涯……

没有外在推入性抒情,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以实景铺述,把我们,浸泡在浓浓的离情别绪中!

红酥手,

黄藤酒,

满园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

欢情薄,

一怀愁绪,

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

人空瘦,

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

闲池阁,

山盟虽在,

锦书难托。

莫,莫,莫。

《钗头凤》,是陆游写给前妻唐婉的。唐婉,是陆游的表妹,二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后,结为夫妻,情爱深深。但陆母,不喜欢唐婉,强行将二人拆散。后,陆游迫于母命,另娶王氏。唐婉,也迫于父命,嫁于赵士程。

十年后,陆游在沈园,与唐琬不期而遇。

——时间当在三月……曾记否?也是这个季节啊,柳吐鹅黄,柳拂宫墙,你用红润柔软的手,含情脉脉,把黄封酒,捧到我的面前。那时,我们曾在这,山盟海誓,相爱永远!可不久,我迫于母命,不得不与你分手!分手后,我日日想你,念你!错,错,错!全是我的错!——看眼前,春天,还是那个春天,沈园,还是那个沈园,可你呢?却那么憔悴,那么清瘦!你脸上依稀的泪痕,定是偷偷哭过。那胭脂泪,一次次,把你薄绸的手帕全湿透!说什么?怎么说?想把心中万千思念告诉你,但,不能够啊,不能够!我只能,站在你与我,曾相依相偎池塘边,望你的背影,在桃花零落中消失……

唐婉,在与陆游相遇后,抑郁成疾,不久,撒手人世!

诗贵空灵,但诗,仍需有一个支撑诗思的实体。散文,自诗而来,无实体支撑,单靠华美词句堆砌,“无蛹无茧的散文”,怎能化出,散文,美丽的蝶儿?

孙犁先生,在《散文的虚与实》中写道:“有人问:不是有一种空灵的散文吗?我认为,所谓空灵,就像山石有窍,有窍才是好的山石,但窍是在石头上产生的,是有所依附的。如果没有石,窍就不存在了。空灵的散文,也是因它的内容实质,才得以存在。”

2017.12.22.夜.于空心巷.顽石斋.

其他人在看啥

    《散文断想 (六)作者:程汝明》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