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杂文 > >笑以苛:我爸癌症晚期,村霸张景学闯进我家无端滋事

笑以苛:我爸癌症晚期,村霸张景学闯进我家无端滋事

2018-02-28 19:11 作者:笑以苛 阅读量:7766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也许争不过天与地

也许低下头会哭泣

也许六月雪要飞进心里

一生与苦难做邻居

伟大时光已夺走你什么

谁能证明你在人间来过

“要知道,春天的道路依然充满泥泞!”是这样的,三月的木兰马上开了,而家里依然弥漫着父亲的呻吟,和浓郁的中药味道,古书林宗广方里记载的治疗肝癌的方子,父亲已经服下一周,可是依然不见好转。

我难过:“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合理的和美好的都能按照自己的愿望存在或实现。”我挣扎:“我沉湎于想象之中,又被现实紧紧控制,我明确感受着自我的分裂。”我无力,我长期生活在城市,不懂村里的江湖,大年初六下午,父亲插着氧气刚刚从疼痛中睡去,母亲在熬制中药,我依然在码字,安静的空气让人感觉到片刻的温馨。此时,我听见有人在骂父亲,言语残忍激烈,大致的意思是父亲没儿子,活该早死。我怒了,母亲拉住了我,说为了父亲的病情暂时忍忍,可是,亲爱的,有一种人叫“给脸不要脸”,土匪张景学终于冲进了我家的院子,母亲立刻跑出去制止,免得刹那间被那孙子土匪气死了病种的父亲。母亲是个标准的农村弱女子,张景学也许是上辈子为畜,立马给自己的儿子打电话说让过来带上家伙打我妈,我没有出去,在房子里报了警。警察来了,我才出去,母亲说害怕其用刀砍了我,因为我是我们家的独苗,不敢有任何闪失。警察来了,张景学说是向我爸要年前的探眼钱,母亲说已经给承包地的老板张军了,跟张景学没半毛钱关系,张景学却执意要找我病危的父亲说这事儿,目的就是瞬间气死我爸。我说我爸欠你多少探眼钱,你随便说,我立马转账,转完账立马滚蛋。他不,执意要见我爸,后来我爸说探眼钱跟他无关,钱已经给了张军,如果要探眼钱跟张军联系。联系到张军,张军电话里,我放着外音,他已经很明确得说明我爸把探眼钱已经给了他父亲,跟张景学没有半毛钱关系。到后来也把张军的父亲叫到当面,在警察面前证明:探眼这事跟张景学没半毛钱关系!丫纯属无端滋事!

眼看着父亲一天比一天衰弱,村里的人对村霸张景学恨之入骨却各个无能为力。我妈说等你爸走了,土匪张景学又重新做二组的组长,咱母女俩有苦头吃了。于是,我恨之又恨,苦之又苦,终于打算将孙子张景学的恶性暴露给大家:

村霸张景学数年三次向我爸持刀行凶!一生游手好闲,无业游民一个,初开始做了几年社区的电工:见縫敛财,好像国家的电是他家的,想关关,想停停,目的一个:向老百姓无端要钱!人民怨声载道却是敢怒而不敢言,因为张景学是土匪恶霸,敢拿刀随便吓唬这个弄那个。后来一股恶势力将其推上队长:人民的苦日子终于来了:非法倒卖队里的院子,土地!国家给人民的补贴等其均占为己有!懦弱而卑微的村民又是敢怒而不敢言!我爸是一位英勇正直而有血性的硬汉,受人民爱戴和拥护,他嫉妒,甚至仇恨,多次对我爸进行无端谩骂,队里普通家庭应得的确权等对我家是处处刁难,这我们都忍了!2014年砸我家窗户,打伤我爸,我父母也忍了。今年我爸得癌症了,孙子张景学过来趁机会又无端骂我爸!这次我是可忍孰不可忍:一个罪行累累的恶霸,五项以上违反国家法律,足够坐20年以上的牢!

以下为我爸举报张景学违法乱纪的具体事实:

1:无证买卖院基,倒卖院基,15个以上。

2:将2014年1234组70%群众地里探眼款为付,如:我队的雷玲霞。

3:用自己老婆的名字领走组村民承包地直补款,将张新庆,张彦玲多年责任田直补款占为己有,将本组村民每8厘地直补款占为己有(300口人=24亩;250人=20亩实分2.58亩;实补2.5亩)。

4:在国家政策不允许的情况下,私自给张胜红的老婆和娃补地。

5:将我组村民多年承包地直补款占为己有。我在要直补款时,不但为付直补款。让我交地款,让我打假条子说地岔子款西郭修路。我的地根本不靠路边,将我承包地直补款不知不觉装进自己的腰包。

6:曾两次持刀向我行凶,殴打群众多名:如张合现,田新法,张玉柱,张红娃,张永红等多名群众。

7:土地确权时书记范合景讲凡是在组承包地确权的,原来是一亩半顶一亩的现在都是一亩顶一亩,而张景学将自己机井地以1.3亩顶1亩,每亩多占三分地,多占组2.3亩。

8:任组长期间多次为难我本人,对我土地确权多次无端刁难。

9:将二组村民十几户村民三米多土地占为己有(张军流转土地由张景学负责面积)我有范合景书记处理决定一份说明,十几户村民敢怒而不敢言。

10:任组长期间90%的工作由张福昌办公,10%自己办公。

11:低保,贫困户,玉米种,小麦种国家补贴款由他随便乱写,从来不实际调查,国家给的农药地膜,群众从未见过。)

11:组长卸任一年后,仍以组长的身份出现参加村干部会议。

12:任组长期间院基标底一万元,而票据上为捌仟元整(例如:张福昌,张永昌),将每个院基两千元占为己有,共计人民币4—5万元。

13:无证给张胜红在不需要院基的情况下卖给张胜红三个,价格群众未知。

这些材料是2016年以前的,我爸说算了:息事宁人。可是孙子张景学却在大年初六我爸癌症的日子又一次颠覆了人类罪恶的极限!就这目前还是村里的治安主任?还没有在村里公开声明其二组的组长职位已经被撤职?其还是优秀的共产党员?我是一位写作者,我只能呵呵哒:土匪二流子是人民的公仆?村民恨之入骨的东西是干部?我到渭南信访单位,信访接待人员给我来了句:你们这事太小。我说还记得我们合阳的村霸“肖强”吗?她说人家是开发商。我笑了:呵呵,将因为是农民你们不作为?好!我希望你们的冷漠和不作为得到很好的结果。我父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这口气我咽不下;如果村霸不铲除,村里的群众苦日子仍是不见天日。为了我爸的心情和身体,为了村民平安得生活:希望大家转发,曝光失去人性的陕西省渭南市合阳县城关镇大郭社区二组的张景学,还人间一点安静,公道和正义!

其他人在看啥

    《笑以苛:我爸癌症晚期,村霸张景学闯进我家无端滋事》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