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散文 >名家散文 >潮洲大地追韩愈——追寻唐代著名大文学家韩愈

潮洲大地追韩愈——追寻唐代著名大文学家韩愈

2013-12-05 15:44 作者:天边是我的梦境 阅读量:7028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清晨七时,被兴奋的心情搅得一夜无眠的我携着一抹清香与暮春四月的薄雾,匆匆赶到旧县府大院前,行色匆匆,只为与文友们相约,一起到潮洲大地去追寻唐代著名大文学家韩愈当年流放潮洲的身影。据说,唐宪宗元和十四年,韩愈因谏迎佛骨触怒皇帝被贬潮洲刺史,在潮州短短的八个月,期间他积极推广中原文化,为民解忧排难--恶溪驱鳄、延师兴学、释放奴隶、关心农桑……“八月为民兴四利”,潮洲人民为感激韩愈,把他游历过的笔架山改名韩山,山下的鳄溪改称韩江,最终造就了“一片江山尽姓韩”。

在文友们兴高采烈的“吱喳”声中,豪华大巴缓缓离开修茸一新的阳城,朝既定的方向前进。转眼间大巴就开上了高速公路,穿行于四月淡淡的薄雾中。望向远方,只见早起的农人在埋头苦干,精心地打理着春天殷切的希望,窗外两旁深深浅浅的绿一掠而过,远处混沌的大山眨眼间就到了跟前,瞬间又被抛得不见踪影,被娇艳粉嫩的花朵儿装饰得五彩斑斓的四月,就这样在暮春柔媚的风中拥我们入怀。风尘仆仆,我们千里奔波。在望眼欲穿时,潮洲近了,到了……

到达潮洲,正是斜阳西照的傍晚。当我们穿越韩江大桥以及韩江河面上的小岛时,看见小岛右边浓荫掩映中,矗立着一座古色古香的宝塔,那是潮洲著名的凤凰塔,在四月的夕晖下,宝塔、滩涂、轻舟、水光、绿树交相辉映,构成了一幅恬淡怡人的景致,正好印证了我们心目中的潮洲印象--岭海名邦.海滨邹鲁。夜里九点多钟,我们带着与潮洲市公路局的朋友们联欢后的愉悦心情开始了到达潮洲后的首次旅程--夜游潮洲。坐上汽车穿越市区,只见满街霓虹闪烁,亮丽的高楼大厦一幢紧接一幢,路上车如水马如龙,来往穿梭热闹非凡。在满天星斗的辉映下,我们穿过石屎森林来到了韩江东岸。一下车,我的目光一下子就被眼前雄伟壮观的城墙所吸引,在璀璨的霓虹灯照射下,只见以灰色为主色调,巍然屹立在韩江岸边的古城墙已经过全面修建,更现出其巍峨雄壮本色。据说它全长2132米,北起金山南到南门,保存城门四座,分别是下水门、广济门、竹木门和上水门。城墙上建有城楼,其中以广济门楼建得最为壮丽,穿斗式梁架结构,雕梁画栋,飞阁流丹,前对韩江,后连街市,若是春江水涨,登高远眺,可见江面浩如烟海,船只穿行如梭,当真是“万峰当户立,一水接天来”!登上广济门楼,俯着栅栏远眺韩江,前方正对着以“十八梭船二十四洲”的独特风格与赵州桥、洛阳桥、卢沟桥并称中国四大古桥,被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誉为“世界上最早的启闭式桥梁”的著名古桥--广济桥,又名“湘子桥”,据介绍如今湘子桥正进行复古式修建,以迎接即将到来的潮洲首届旅游文化节。关于这座桥,有一个与韩愈有关的美丽传说,据说这座桥是韩愈请其侄孙韩湘子和广济和尚一起利用神仙的力量在一夜之间所修建而成的。当然,这座湘子桥的真实历史是怎样的我们无需去考究,因为韩愈在潮八月“功不在禹下”,以致被潮人奉之为神,善良的百姓总是喜欢把美好的事物归结到心目中的“好人”身上,富有神话色彩的传说,从某种程度上说明韩愈确实是切实为当地人民办了不少好事。

走下广济门楼,我们继续驱车沿着江边前进,古朴雄壮的城墙很快就被抛在了车子后头。望向右侧窗外,只见韩江江水在星夜的爱抚下静静地流淌着,生生不息,就象潮洲人民对韩愈的丰功伟业在千秋万代地流传。当车子停下来时,才发现不知不觉间我们已来到了位于潮州城外韩江北堤中段的一个古渡口--鳄渡,这个古渡口堤上建有一个名叫祭鳄亭的亭子,亭子的中央趴着一条栩栩如生的石鳄鱼,脊背上载着一块大石碑,碑上正面刻着当年韩愈挥笔写就的《祭鳄鱼文》全文,背面刻着《鳄渡亭碑记》。站在祭鳄亭中,望向前方在寂静的夜里缓缓流过的滔滔韩江水,仿佛看见韩愈当年被贬潮洲,惊闻当地鳄鱼为患,危害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时,拍案而起,决定消除鳄患,为民除害。但见他果断采取措施,挥笔写下《祭鳄鱼文》,在北堤中段鳄鱼经常出没的地方,点上香烛,宣读祭文,并“令判官秦济炮一豕一羊,投之湫水祝之”,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驱鳄鱼运动。是夜恶溪骤起狂风暴雨,雷鸣电闪,数日后溪水尽退,鳄鱼不得不迁徙大海。就这样韩愈为潮洲人民驱除了鳄害,使当地百姓获得了安宁的日子。人们为感谢韩愈,就在古渡口堤上修建了祭鳄台以作纪念。你看,经过驱鳄行动,石碑下那条凶悍的鳄鱼不是已收起了当年张牙舞爪的样子,紧紧地闭上了血盆大口,温顺地趴在韩愈的《祭鳄鱼文》下,不复当日的威风了吗?

次日清晨的风带着丝丝凉意,八点多钟我们就来到了位于韩江东岸笔架山麓的韩文公祠。刚下大巴,一本打开的大书顿入眼帘,上面写着“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隨”,字字珠玑,警人至深。登上长长的石阶,我们站在了韩文公祠的大门前,往上看,只见正门上方“韩文公之祠”五个蓝色隶书匾额,给人以清淡文雅.沉静端肃的感觉;往里看,只见韩公祠主体建筑高高在上紧靠山体,左右两旁山峰前突,成拱卫环抱之势,增强了祠宇肃穆幽深的环境气氛;往旁看,“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及“广东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两块牌匾显示了韩公祠的显赫地位--是我国现存一处历史最久远的纪念韩愈的祠宇。要登上筑于高处的韩公祠,必须经过一段不太长的甬道和祠前51级石磴道,据说51级石阶寓韩愈谪潮时51岁之意。时值暮春,祠内高大挺拔的木棉已开出片片新绿,只有最高的枝头上几朵火红的木棉花强留春天。我们从右门入,只见甬道右侧辟建有百米碑廊,有国家各级领导人和海内外知名画家惠赠或留题的近40幅墨宝,均勒石镌刻,与祠内古碑交相辉映,令千年古祠更加庄重典雅.文气斐然。忽闻一阵清脆爽朗的读书声从侧面传来,不禁扭头望去,只见一位身穿白色校服、十六七岁左右的女孩子捧着一本厚厚的英语书,倚着祠内栅栏旁若无人地高声朗读着,语句流畅通顺,对我们的到来,她视而不见,仿佛整颗心都已溶入了书中,站在旁边的我们已成了无声的背景。在这样一个如此肃穆端庄的地方听到如此清脆舒畅的琅琅书声,这象一条清清的小溪奔流过我的心田,说不出的一种烫贴与讶异。收回投在女孩身上的目光后,继续前行,走走、停停、看看、写写、画画,然后拾级而上,步入祠内。只见正殿中央,高高在上端坐着的正是我国唐代著名的大文学家韩愈塑像,他头戴玄冠,身着朝袍,脚踏锦靴,右手扶膝,左手握卷,目视前方,雍容大度,一身华采,眉宇间隐隐透着一股凛凛正气。细读祠内环壁保存的记述韩祠历史和韩愈治潮业绩的碑文,才明白为何韩愈在潮洲的作为虽说不上惊天动地,却在潮洲历史上对后代的影响至深,原来潮汕古时被称为南荒之地,韩愈到潮以后,“先立学校登秀良”,兴起教育,积极推广中原文化,他不但拿出在任八个月的全部俸禄作为兴学的"启动积金",还大胆启用当地人才教化当地民众,使得潮汕“文章随代起,烟瘴几时开。不有韩夫子,人心尚草菜”,自此之后潮汕大地兴起了一片琅琅的读书声。

在韩公祠正殿的后上方是沿韩愈所建的侍郎亭旧址而建的侍郎阁,也即是韩愈纪念馆之所在,里面存放着保存完好的韩愈手稿。侍郎阁外,花岗石雕刻而成的韩愈石像目光炯炯有神地注视着潮洲大地。参观完韩公祠,感觉韩愈的平生与事迹塞满了胸间。在文友们的声声催促下,我依依不舍地拾级而下,迎面而来的是三五成群风华正茂的少男少女们,他们在这庄严肃穆的祠宇里来回穿梭,带着歌声、带着欢乐、更多的是带着对韩愈的尊敬与仰慕,他们鲜活的生命让这沉静的古老祠宇焕发出了醉人的蓬勃朝气。回想起在甬道上旁若无人高声朗读英语的小女孩,不禁暗想,如果韩愈有知,一定放声长笑,欣慰之极。

到达潮洲,正是斜阳西照的傍晚。当我们穿越韩江大桥以及韩江河面上的小岛时,看见小岛右边浓荫掩映中,矗立着一座古色古香的宝塔,那是潮洲著名的凤凰塔,在四月的夕晖下,宝塔、滩涂、轻舟、水光、绿树交相辉映,构成了一幅恬淡怡人的景致,正好印证了我们心目中的潮洲印象--岭海名邦.海滨邹鲁。(作者自评)

其他人在看啥

    《潮洲大地追韩愈——追寻唐代著名大文学家韩愈》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