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散文 >名家散文 >千年一叹的传奇——白娘子传奇

千年一叹的传奇——白娘子传奇

2013-12-06 17:23 作者:妍初瑶 阅读量:6863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千山万水,天际云间,比翼双飞。人世间最令人动容的莫过于此,我已找不到更恰当的词语来形容,或许当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题记

幼时在乡间破旧的老屋看一部老旧的黑白电视机,机器咿咿呀呀地放着那个年代流行的片子。黑白屏幕总是时不时地有雪花出现,但总是能够吸引村里的一群小萝卜头挤着一起看。时逢夏日,孩子们都穿着背心短裤紧紧地挤成一团,眼珠子却兀自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如今向来,那种逼人的炙热,微微的汗酸味外加黑白的屏幕和咿呀的声响竟成为那时我对电影的全部回忆。

印象中依稀记得那时播放次数最多,看得也最多的便是赵雅芝主演的白娘子传奇。片子是被一遍又一遍地观看过,每一个片段每一个细节都在脑海中记得烂熟,甚至会很稚嫩可笑地模仿其中的某些镜头。但或许因为年幼无知的缘故,对那一段旷古烁今的传奇并没有很深刻的领会,倒是很小家子气地对女主角的发饰、服饰暗自钦羡不已。

但好处还是有的,便是对那一个故事相当地熟悉。传说中,化身为人的蛇妖娉娉婷婷地落入凡间,容颜雅致,气质脱俗。在景致怡人的西湖断桥上邂逅了温文尔雅的书生。雷雨骤降,真挚动人的爱情在二人合撑的伞下渐渐浓郁。那画面如此美丽,如此动人,令人心灵悸动。真正的爱情,超越时空,超越生死,超越人与妖的界限。但似乎越是美好的事物越难以得到永恒,美丽而坚毅的白娘子终于被法海和尚压在了雷峰塔底,遥遥相顾美丽的西湖,而许仙也黯然入寺修行,以他自己的方式,守着他的妻,守着他的爱。

后来白蛇是否真的出塔,许仕林是否真的让西湖水干、雷峰塔倒,民间的传言倒有多种版本,莫衷一是。或许结局是残缺或是完满已不是那样重要,但是那场荡气回肠的爱恋定是久久萦绕在世人心中,无法消弭,恰似那塘静静的西湖,寂静无声却又渐渐沁入心脾。

忽然想到另一部关于这个传说的电影《青蛇》,相教而言,导演徐克将这部电影诠释得细腻凄美,张曼玉和王祖贤在银幕上的形象亦是妖娆美艳。

张曼玉演绎的青蛇初涉人间,较之白蛇更加妖性十足,却对世间的情爱更加看不透、看不明白。面对白蛇和许仙的爱恋缠绵,她是迷惑的、是不解的,因而随即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这才有了白蛇盗药后青蛇和法海暧昧的片段。我想,她的心里是寂寞的,这寂寞想莲花般地飘落,又像不动声色的潮水渐渐地升起,没过头顶,令她感到无法呼吸。

青蛇青涩却又充满野性,她看许仙的眼神是魅惑放肆的,但实际上她并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想要什么,她只是在追逐姐姐的步子,或许,她也在寻找一个答案。

电影中许仙最后是遁入空门,成了法海的弟子。在白蛇和法海斗法时,青蛇闯入金山寺寻找许仙,在她遍寻不果的时候,她的眼神是如此绝望,可是当她看到已经剃度的许仙,心里却有了一种破碎的声音。青蛇将许仙带到了白蛇面前,但那确是白蛇的最后一刻。青蛇终于流下了眼泪,她抬起手拭去泪水,“这便是人世间的眼泪吗?”她笑了,笑得很美丽也笑得很凄然。

出人意料的是,青蛇将手中的长剑穿透许仙的胸膛,脸上依然是凄美的笑容,结束了,是的,一切都结束了。

金山寺浸泡在水里,法海和青蛇立身于一方突出水面的空地上,满目荒凉,极尽萧索。争的是什么?斗的又是什么?与天地相比,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虚无。青蛇在那刹那似乎明白了一切,张曼玉的演出很到位,那份凄凉那份神伤,就着动人的背景旋律,那一幕让人有潸然泪下的冲动。影片的最后,青蛇绽开最后的笑容,倾国倾城,旋即转身投入水中…

我已说不清楚导演徐克想要表现的是什么,是白蛇至死不渝的深情还是正邪是非曲直的判断亦或是其他。

电影《青蛇》颠覆了以往的传说亦有别于从前的电视,以青蛇的视角来审视白娘子和许仙的爱情,来探求人世间微妙的情感关系。世间情爱本就不可言语,没有人可以用语言来将它细细描述,或许也真的只有以影视的方式来浅浅暗示,透过那样的眼神那样的动作来引出每个人心中的感受–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

不管传说有怎样多的版本,不论电影是如何的改编,我始终认为那份缠缠绵绵的痴情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有一样东西,古人云之: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霞无觅处。情之为物,自古如此,也正因为如此,那薄雾迷蒙中的断桥相遇,那紧紧相拥的身影并着那悱恻动人的传说亦将一千年又一千年地流传下去。

拙文是观看过电影<青蛇>的一些浅见,当初觉得电影版和电视版有很大不同,细细思考后作出此文.(作者自评)

其他人在看啥

    《千年一叹的传奇——白娘子传奇》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