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小说 >故事传奇 >梦回三国

梦回三国

2016-05-03 10:16 作者:素昕 阅读量:3950 推荐1次 | 我要投稿

“咦?我有一个礼包哎!”陈瑾瑜刚登入三国我颠覆,就看到主页面的礼包不停得闪烁。

陈瑾瑜打开一看,不禁亮瞎了眼:尊敬的3071315746客户,恭喜您,你的账号被我们游戏主办方选中,您现在是我们这款游戏的最高级客户,VIP已免费直线封顶!

陈瑾瑜刚看完,不禁欣喜若狂,电脑屏幕中竟又跳出了一个长着翅膀的淡蓝色小精灵:您好,我是三国我颠覆游戏公司赠与你的专属宠物烟雨蝶,以后如有什么疑问,你都可以咨询我,我会全天二十四小时为您服务的!

“哇塞,这二十三世纪还真是不一样啊,玩游戏居然都有专属宠物配的,这也太爽了吧!”

“是的,主人,你是我们这款游戏客户中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一位享有此福利的人!”

陈瑾瑜一听这话,立马就变脸了,对烟雨蝶大吼 着说:“目前唯一一位?敢情你们是拿我当实验品啊!”

烟雨蝶却仍旧淡定地回答:“抱歉,主人,小蝶内部芯片中没有关于这个问题的相关文件。”

陈瑾瑜一听这话,火更大了, “我靠,你们这什么破服务啊,不是说任何问题都可以问你的吗!”

烟雨蝶却还是那句话,“抱歉,主人,小蝶内部芯片中没有关于这个问题的相关文件。”

陈瑾瑜气得就差晕过去了,但又觉得没什么好计较的,反正没什么坏处,便问:“喂,这福利有什么用啊?”

“这个活动是我们主办方精心打造的,享有此福利的客户每天拥有一张梦回三国的入场券,但要完成任务方可开启第二天福利。”

“梦回三国?听上去挺好玩的,这怎么进入啊?”

“你只要告诉小蝶你想进入梦回三国就行了,小蝶会为你打开时空之门的。”

“那好,快开始吧,我现在就要进入。”陈瑾瑜搓了搓手掌,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好的,小蝶正在为您开启时空之门,请稍等片刻。”接着电脑屏幕中便闪着耀眼的白光,越来越广,越来越强。

“时空之门已经为您开启,请做好准备,您即将进入梦回三国,今天的任务是营救刘备,当上蜀国驸马。”

“当上蜀国驸马?这什么鬼任务,蜀国有公主吗?”可还没等陈瑾瑜反应过来,自己便被吸入了电脑屏幕中,进入了时空之门,耀眼的白光迫使他闭上了双眼。

        

当陈瑾瑜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天已经黑了,趁着月色,环顾四周,却只见亭台楼榭,两边飞楼插空,隐见奇花佳木,清水细流……

    这地方咋这么像古代的宫殿王府啊,再看看自己身上,袍服雪白,白玉发冠配白鹿皮靴,典型的汉代衣着啊,我该不会是像小说中写得那样穿越了吧?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呢,我一定是还没睡醒,对,我一定是在做梦!看来我得再睡会。

    陈瑾瑜刚想往后倒时,烟雨蝶却又出现在了他眼前,“主人,您已经进入梦回三国,游戏已经开始,等你完成任务之后,我会来接你回去的。祝您游戏愉快!”

    我操,这游戏也太牛逼了吧,居然还真能回到三国啊,等陈瑾瑜理清思路,刚想问烟雨蝶游戏规则时,烟雨蝶却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唉, 算了,还是先完成任务吧。陈瑾瑜刚往前走了两步,却听见对面有女子在不停得喊救命。

    陈瑾瑜听这声音虽是在喊救命却也如此悦耳动听,不禁两眼一亮,坏笑着自言自语说:“这游戏居然还有妹子,实在是太爽了,嘻嘻,看我不把你给撩到手!”装着一肚子坏水,陈瑾瑜便往声源处冲去了。

    一脚踢开门,大喊一句刀下留人,陈瑾瑜却见房间内一美艳至极的女子正呆呆得看着一蒙面的黑衣人,手持长剑地正刺向桌上酣睡的一中年男子。

    黑衣人见陈瑾瑜闯了进来,收住手回过头来说:“喂,小子,我拿的剑,不是刀。”

    “哦,这样啊,那剑下留人吧。”

    黑衣人还真收回了长剑,问: “兄台,你有什么事吗?”

    陈瑾瑜正了正衣冠,走上前,“你好,我叫陈瑾瑜,来自上海,Nice   to   meet   you!”说完便伸出了右手,示意握手。

    黑衣人也放下了手中的剑,卸下面纱,与陈瑾瑜握着手说:“我叫刘琦,Nice   to   me    you    too!”

“当今社会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你为什么要杀这位大叔呢?”陈瑾瑜收回手,指着桌上酣睡的男子说。

刘琦长叹了口气说,“唉,我本来可以继承我父亲刘表的荆州刺史之位的,可我弟弟刘棕篡夺父位,投靠了曹操,我带着妻子儿女在外面飘荡了十多年,有家不能回,我现在是身无分文,一穷二白啊,还好孙权又因刘备借了他荆州不还而下悬赏令刺杀刘备,我为了维持生计,这才不得不来刺杀刘备啊。”

陈瑾瑜听着刘琦的话,看着桌上的大叔,心里思索着想,原来他就是刘备,看来只要把眼前的这个刘琦给弄走就完成第一项任务了。

可该怎么把他给支走呢,陈瑾瑜看着对面还站着一个看着像大家闺秀的女子,突然有了主意,走上前文质彬彬地贴着那名女子的耳朵小声说:“如果你想救刘备的话,就请配合我。”

    

    女子脸色还有些泛白,“你要我怎么做?”

    “很简单,你现在身上有没有值钱的东西?”

    “有。”女子说完便从身上取下了一块玉佩,递给了陈瑾瑜。

    陈瑾瑜接过玉佩,回到刘琦面前,将玉佩塞到刘琦手中,两眼深情,一口兄弟气地说:“兄弟,我很同情你的遭遇,这块玉佩你拿着,先去当了换点钱过日子吧,只是这位女子是我女朋友,希望您高抬贵手,能放刘备一马,今后您要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

       

    刘琦看了眼手中的玉佩,觉着少说也能换个两千两,貌似还比孙权给的赏金还多,便做了个顺水人情,“既然这样,那好吧,瑾瑜兄弟,大恩就不言谢了,从今以后,你我就是一生一世的好兄弟了!”

    陈瑾瑜虽知其虚伪,却也只得说: “嗯,一生一世的好兄弟!”

    “嗯,此地于我而言不宜久留,我就先告辞了,瑾瑜兄弟,后会有期!”刘琦说完便拿着玉佩带着剑,夺窗而去了。

 呼,总算把刘琦给支走了,可这第二项任务,我该怎么完成呢,蜀国驸马,这蜀国公主是谁呢?

    陈瑾瑜还在犯难,房间内的女子却上前带着一点不太情愿地说:“刚刚……谢谢你啊。”

    进来这么久了,还没好好看看自己这个护花使者护得这朵花呢,陈瑾瑜趁这会仔细端详着眼前这名女子,一身粉色翠烟衫,容色晶莹如玉,清新动人的双眸,白梅般的肌肤,直看得陈瑾瑜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女子见陈瑾瑜这样看着自己,条件反射地双手抱着胸说,“喂,你看什么呢!警告你啊,你要敢对本公主有一丁点非分之想,我非扒了你不可!”

    陈瑾瑜被这雷鸣般的狠话拉回了神,擦了擦嘴角的的一点口水说:“哎,你搞没搞错,我刚刚可是救了你哎,你怎么能对你的救命恩人这么凶啊,你懂不懂什么叫知恩图报啊!”

    那女子却仍旧振振有词地说:“那又怎样,反正我刚刚已经跟你说过谢谢了,再说了,我要不给你玉佩,你还不是得陪我一起死,所以呢,咱两扯平了!”

 “靠,这什么破逻辑啊,唉,人长这么正,脾气这么犟,真是可惜了!”

    “脾气犟咋了,要你管啊,我又不嫁你,真是的!”

    陈瑾瑜轻蔑一笑说,“就你这母夜叉,谁敢要啊!”

    “你说谁母夜叉呢!”

    “你非要我说两遍吗?”

    “丫的,你哪根葱啊!敢跟本公主这么说话!活腻了啊你!”

    “哼,你又哪根蒜啊,敢跟你未来驸马爷这么说话!”

    女子噗嗤的一声笑了,挑逗似得说,“你TM也太逗了吧,就你这二货?虽然人长得帅了点,但想娶本公主?我看你还是等下辈子吧!”

       

 “一边去,谁要娶你啊!”陈瑾瑜不想理会,刚说完却又上课睡觉被班主任抓到了似得猛然惊醒,“等等,你刚刚自称什么?本公主?你就是蜀国的公主?”

    

 

  “卧槽,你连本公主是谁都认不出来就敢这么跟我说话,你TMD胆也太肥了吧!”

    “你怎么不早说啊!”

    “你妹的,你数数我刚刚都说多少遍了!”

    “算了,不跟你扯这个,我怎么不知道蜀国有个这么横的公主啊,你叫什么名儿啊?”

    “刘莹!”

    “刘莹?”陈瑾瑜听着这个陌生又有几分熟悉的名字,极力得在脑海中搜索着这个历史人物,片刻后便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般欣喜说,“哦,想起来了,当阳长坂坡那个被曹纯掳走的刘备的小女儿,就是你吧?不过,你不应该是和你姐姐一起给曹纯的儿子当小老婆去了吗?”

    “你才给别人当小老婆去了呢,我有赵叔叔护着我,曹纯那家伙怎么可能抓走我!”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赵云救的明明就是你那傻弟弟,啥时候变你了,难不成罗贯中爷爷骗我?”

    刘莹白了陈瑾瑜一眼说,“你弟才傻呢!”

    “算了,不跟你计较这个,反正这也是游戏,歪曲点历史也是正常的,喂,你有男票没?”

    “昨天刚跟我前任分手。”

    “那这么说,你现在单身了?”

    “嗯!”

    “噢耶,太好了!”陈瑾瑜甩了甩头发,耍了个酷,眼神嗤嗤放电,“那你觉得我怎样?”

    刘莹略带嫌弃地打量了一下陈瑾瑜,故做呕吐状说:“恶心!”

    陈瑾瑜提起手掌,真想一巴掌扇下去, “喂,虽然我还不是校草,但好歹也是个班草啊,多少也给点面子啊!”

    看着陈瑾瑜这幅熊样,刘莹开心地笑了笑说,“不过,可以考虑考虑。”

    “考虑考虑?总得给个期限吧!”

    刘莹挑挑眉,双手一摊表示无奈,“这个问题我有权保持沉默!”

    “切,你耍我啊?”

    “耍你又咋样?你还能吃了我啊?”

    “你……”陈瑾瑜说不过,只得呼着气在一旁郁闷。

    看着陈瑾瑜再次服软,刘莹心里更欢了,当了十多年公主,还从没哪个人能逗得她如此开心。

    “哎,你刚刚说你从上海来的,那是哪啊,我怎么没听过?”刘莹拍了下陈瑾瑜的肩膀问。

    陈瑾瑜脑海中突然又蹦出一个鬼点子,立刻又来了精神,虚张声势地说,“那是一个遥远的国度。”

    “有多遥远?”

    “你知道你喜欢的人躺在别人怀里时你们的心有多遥远吗?”

    刘莹眉开眼笑,玩笑话地说,“说真的,我不知道,还从没人敢这么对我!”

    陈瑾瑜低头丧气,“好吧,当我没说。”

    刘莹再一次笑逐颜开,“那你来我们这干嘛?”

    “来俘获你的心!”

    “好啊,我等你!”

    “能向你问条路吗?”

    “你要去哪?”

    “去你心里!”

    “那我可以不用回答你了!”

    “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到了。”

其他人在看啥

    《梦回三国》的评论 (共 1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