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散文 > >泸沽湖及其

泸沽湖及其

2016-12-25 19:01 作者:通透 阅读量:1997 推荐1次 | 我要投稿

诚如走马观花,却也记忆尤深。

2015年春节,随家人们的自驾车,途经四川攀枝花、西昌等地,虚虚实实逛了一遭泸沽湖、大理、苍山、洱海、贵州黄果树瀑布。

午后从重庆出发,本来计划在四川的石棉县住宿第一晚。然而,将近暮色,却发现不明原因的弯弯曲曲的堵车长龙,前不见首,后不见尾的刹车灯亮成了壮丽的景观。近两小时的堵啊,已是21:30,终于通了,所到前方的城仅是汉源县,离石棉县还远着呢。也罢,大家决定就在汉源住一晚。夜之行人必定先找住宿,这小城囧得有款,所寻之处到处有宾馆,到处的宾馆都已客满。大多餐馆已打烊,将就了一顿汤锅。夜已深,上眼皮已有不能承受之重感,城里辉煌的灯光没有丝毫疲惫的亮着,只有寥寥无几执夜勤的人影,哪里能苟且栖居半晚呢?无计可施了!最后,也不知谁提议,只有几小时就天亮了,就坐在车上吧。四辆车,就这样在县城的边缘一个加油站路边停靠。

呼呼喧嚣的风,听起来有些恐怖,抬头看天上的星星也像是被风刮得稀稀疏疏了。虽然在四川境内,但也分明感觉到此刻的寒冷,只得将所带的凡是能裹身的都用上。迷迷糊糊中,越野车上也感到晃动得厉害,还时不时发出砰砰的响声,心里随时警觉着、准备着车被掀翻的瞬间。周围总是有什么物品被风掀得哗啦哗啦直响,向车窗外一望,那些树啊、竹啊都能隐隐约约的看出被吹偏倒了一个方向,到处飘飞一些塑料袋、树叶、灰尘...,哪里还敢有半点睡意!

天刚蒙蒙亮,自然就以随身携带的点食、水果等填胃腑了。

前方是西昌,很想看看卫星发射中心的模样,但行程仓促。还是向着漫漫山峦之间的,坎坷不平的公路进发吧。没什么树,没什么风景,全是褐色的枯草长在大大小小的山包上,车就在黄土飞扬的路上颠簸着。我妹妹专注的开着车,我们就拉长颈项,睁大双眼向前方期盼着首个目的地,慕名已久之地——泸沽湖。

一路上,往返的车辆并不多,路太劣,开车的速度也慢。在山沟里转过一山又一山,不知过了多久,又转过一山包。倏忽,同向的前方出现了四、五辆小车,有面包车,有小轿车,在它们的后牌照号上都贴着用大红纸写着的黄色条牌“新娘子来了”。有意思,好新奇哦!我们平时见到的结婚形式,都是“百年好合”啊,“永结同心”啊之类的吉祥成语。在这里,云南与四川之间,风情有别。虽然只是一句口语形式的话,但更有种喜气洋洋的感觉,并且要鲜明、生动、更贴近人情味。

终于,迎来了峡谷中平坦舒适的柏油路。不知怎么的,哪路为什么修得那么狭窄,如果双向两大客车都很难通过。两边的山高起来了,半山上有稀少的柏树和青杠树,很少有草,土壤也是深褐色,路之遥远可以让人疲惫,只觉得漫长到不知道多少公里,甚至有无穷无尽的嫌疑。盼啊望啊,终于向山顶前进了,好冷啊!向车窗外瞄去,竟有一片一片的白生生的残雪,躺在不高不大的松树旁。我们西南方的人,对雪不像北方人那样司空见惯,再者,恰巧那年是暖冬,还能看到云南的雪,也是一喜欢的风景呢。山顶,其实是垭口,那番寒风刺骨的冷呀,虽吃了那家餐馆异常麻辣的水煮鱼,身体也没升半点温度。路边的黑牦牛怎么就没感觉呢?居然还在悠闲的吃着饮食。

图片

可以细数你的静美——泸沽湖。

图片

久仰的泸沽湖,轻撩你的面纱,你摄人灵魂的美让人震撼之至。天空不远、白云很近;小船悠悠、湖水明净。

图片

关于纳西族分支的摩梭人,久已悉知的是他们的代表人物杨二车娜姆,只知道她的家就在湖边,太累就懒了一次,没能光顾。久闻过摩梭人的奇特:男不娶女不嫁的走婚(但不是一夜情)、母系氏族社会、男卑女尊、知父不亲父,更好奇于他们的故事里太多的神秘。。。但由于集体行动,步履匆匆,终不甚如愿。

漫步于格萨摩梭古村落的小路上,无意一仰头,见一颗落光了叶子的大树上一间陈旧的小木屋,也还能看出人能上下的栈道,一打听,才知道是主人家的小孩子在树屋上的书房,做作业用的。围墙边上还有密密麻麻鲜红的火棘,探出沉甸甸果实的枝丫来。那些村落全是黄色的木屋,那天晚上我们也是住在摩梭人的木屋里,干净整洁的房间和用品,太阳能热水器、盥洗等很方便,主人非常热情、善良、淳朴。

图片

图片

每天夜晚的演出,都能看到摩梭女人们穿着美丽的摩梭服装跳舞、听她们唱歌。

原生态的泸沽湖,像介质一样的游客们已更新丰盈了摩梭人的始衷、语言、行作。

临近黄昏了,还是忍不住再次欣赏泸沽湖。远远望去那半月形的湖面,深蓝色的湖水最深处93米,幽幽不见湖底,甚觉秘不可言。站在湖边,脚下的黄沙被湖水一波又一波的冲上来又退回去,水却还是清澈明亮。几艘小木船泊在湖上,起风了的湖水一浪一浪的拍打得哗哗声响。湖心中央矗然挺立着树木葱茏的一座小岛,任凭风吹浪打也稳如泰山,自显风采依然。巍峨的格姆神山与她的爱神后龙山遥相呼应。

远处,湖左边的已是黄色的草海,可以设想,如果是春夏季节,一定是郁郁葱葱、青翠欲滴,绿意盎然。。。

图片

如果还有机会,一定不辜负在泸沽湖沉醉。

冬天的旅行,自是有局限,也许有遗憾才更易铭记更向往之吧。

洱海的旷阔,以及永不消退的水域和那区别于大海的堤岸,看似不大不小的波涛从不停息,并不凌厉的风拂过每一束阳光的骨头。莽莽苍山沿带,覆盖着黑沉沉的乌云,一会翻滚着、变幻着一个恐怖的姿态,难为了执着的夕阳,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拼尽全力才换来时隐时现的突破浓重云层的忽明忽暗。

苍山的清晨,寒气浓浓,不知山顶永不融化的雪又增量多少,也不知此时周遭的温度高低,只觉冷风可以吹透打底衫。无论怎样的冷遇,终究抵挡不住迎接日出的雀跃,当东方橘红色的天际伸出一个圆弧形,即刻发现此时太阳的起升就代表了时光,瞬间飞逝,感慨随之而至。。。

图片

大理古城门,并没什么特别突出的不同,城里的街道倒是人流如织,人来人往,川流不息。那些民族特色的服饰、当地小吃、水果还不错。更让人回味的山珍菌类做成的袋装盐菜,香而脆、微甜辣,总之,恰到好处。回来后,在各大小超市里,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那美味的菌名了。

不太愿意提及贵州的黄果树瀑布,曾经的举国闻名景观,如今不知道什么原因,又窄又小又无力,令人大失所望。当年的壮观何在?威猛何在?名噪何在?

虽未尽兴酣,但行无枉然。

2016.12.13.

其他人在看啥

    《泸沽湖及其》的评论 (共 1 条)

    • 通透:写的不错,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