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杂文 > >贪690万的“网游科长”何以疯狂?

贪690万的“网游科长”何以疯狂?

2017-08-24 17:06 作者:疏桐上蝉 阅读量:349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贪690万的“网游科长”何以疯狂?

贪690万玩网游,三年间,砸在网络游戏上1500万元,其中贪污、索贿近700万元,今年6月,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城市管理局户外广告管理科原科长丁鑫被常州市中级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7月21日中关村在线)

一个小小的科长何以能贪得690万之巨?三年间,狂砸1500万玩网游,是哪里来的钱?缘何没有受到任何制止?相关纪检部门难道没有一丝的察觉?丁金是典型的富二代公子哥,每年都能从父母那里拿到200万零花钱,完全可以过逍遥自在的奢华日子,何以看得上一个区(县)城市管理局的小小科长的职位?如果不是钱或其它“关系”混进公务员队伍的,则证明丁鑫此人还是有一些真本事的,是有一些理想追求的。事实上,公务员考试是当今中国最为严格公正人才选拔制度之一,一般情况下,只要没有“内鬼”,相关监管部门没有“打盹”,任何企图用钱或“关系”买个公务员身份都是不可能的。由此可见,丁鑫此人本性并不坏,既如此 ,又何以成了敛财狂魔?

“网游科长”成敛财狂魔,正应了 “玩物丧志”。一失足成千古恨,或许丁鑫没有意识到,对于网游的痴迷,会断送他的政治生命。事实上,近年来,在关于落马官员的通报中常见“雅腐”二字,从爱玉成痴的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到痴迷摄影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常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莫不因“爱好”而腐,因玩物而落马。人有一点爱好,可陶冶情操,丰富生活,无可厚非,可怕的就是在爱好上“着魔”,让爱好就成了“毒药”。对于官员而言,尤需在选择爱好上谨小慎微,多一点正能量的爱好,比如读书、健身、做公益;少一点负能量的爱好,比如打牌、网游等带有赌博性质的活动;凡事皆有度,莫让爱好就成了被行贿者“围猎”的致命的软肋。

“网游科长”成敛财狂魔,说到底,是缘于权力的任性,缘于监管虚设。丁鑫对网游的痴迷几近疯狂,嫌父母每年给200万零花钱不够游戏费用,便起了邪念,把小聪明用在了如何“捞钱”上。显然,丁鑫深知,身为户外广告管理科科长,掌握着稀缺资源,有着巨大的权力寻租空间,于是他规避程序,欺上瞒下,乱发户外广告施工证、户外广告设置证,瞅准广告发布、审计、结算等环节的制度漏洞,肆意疯狂敛财,前后三年时间内,贪污、索贿达690万元。期间,难道就没有任何人举报吗?一个重要或敏感部门的负责人长期痴迷网游,难道就没有引起单位纪检人员的注意吗?如果说一点没有,则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更是令人担忧和后怕的。权力任性固然可怕,但监管虚设,甚至与监督者贪腐狼狈为奸,则更为可怕。

权力是神圣的公器,须关进制度的笼子,才能确保依法用权、权为民用;所谓领导干部,本质上就是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理当始终保持廉洁本色,清清白白为官,老老实实做人,远离低级趣味,多培养一点高级趣味,把更多精力花在做好本职工作上;组织、纪检部门对于干部的监管,也不当限于正常的工作时间,须延伸到“8小时外”,随时掌握干部的思想和生活动态,紧盯干部思想和行为上的不良倾向,以“严管”爱护干部,谨防干部走上“不归路”。

其他人在看啥

    《贪690万的“网游科长”何以疯狂?》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