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小说 >故事传奇 >华实

华实

2015-10-19 08:42 作者:March 阅读量:14948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橘柚垂华实,乃在深山侧。

闻君好我甘,窃独自雕饰。

委身玉盘中,历年冀见食。

芳菲不相投,青黄忽改色。

人倘欲我知,因君为羽翼。

作为一个常年生长在青山旁如此灵秀的地方,而没有一点修炼的心思的我来说,委实是太没有节操了些。豆子作为一个被乡野村夫遗落的土豆,嗯,其实他也应该是一个土豆,此时也因吸收了一点灵气,每天在青水溪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打坐,而能顺利地在地上滚来滚去,并把这作为他每天的任务之一。他滚到柚子树底下,看我认真的在抖身上一颗颗的露水,“华实姐姐,这可是天地精华,你怎么能抖落下来呢?”他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我撇了他一眼继续抖着露水,很欢腾。“姐……”“去,滚你的土豆去。”于是这件事又如同以往每天一样,以我抖光了身上的露水为结束。

我张开眼睛,感受着清晨薄凉的阳光,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看到青山的日出,隐隐有些躁动的东西在心内鼓动,有泛滥的趋势。我伸了个懒腰,露水哗哗往下落。结果没有听见以往常响在耳边的唠叨声,我不禁有些诧异。我四处搜寻豆子的身影,却无一点踪迹。“莫不是被垂涎他已久的那头野猪给吃了吧?”虽说只是一个普通的土豆,且除了会滚动外没有其他用处,但毕竟相处几年,多少有些感情。要不给他办个追悼会,我考虑了一下自己头顶的几片叶子,却不是白色,我很是犹豫。“姐,姐”豆子的声音由远及近,令我打了一个机灵,从自己的幻想中清醒过来。只见豆子从草地中以我从未见过的速度滚了过来。“他的功力约莫又上升了一些。”我暗自揣测。“有人来了,人,人呐!”豆子吐字不清楚,让我实在分不清到底是一个“人”来了,还是一个“人呐”来了。天色越来越暗,青山一下子吞没了悬挂在天际摇摇欲坠的红球,黑暗来临,夜的银色裙摆被展开。风带起绿叶私语切切,青水溪是一汪碧波,此时我感到几分惬意,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往事,是关于阿绿的一些事情。

阿绿和我一起长在这棵柚子树上,心中却和我有些不一样的东西。早晨时,我积极抖落身上的露水,阿绿忙着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还会嘟囔一句“一天之计在于晨”。中午时,我忙着用绿叶挡住阳光美美午睡,阿绿不停翻动自己,用阳光淬炼皮肉。我看着她这幅勤劳的样子,道:“一天之计在于中。”阿绿默然。晚上时,她从树上脱落(月光有滋养的作用,可帮助灵物增加灵气。),化为一个妙龄少女,对我嫣然一笑后就消失在月光底下,跑向了有人烟的村镇。月牙半羞,我就又能感觉到她挂在了枝子上,丝丝血腥味在清水的掩盖下飘向我的鼻端。几次她对我欲言又止,终于她开口说,那个东西实在很好,味道不错,又滋补自己的灵气。我有些困惑哪个东西是什么?她终究没有透露。后来我渐渐发现她开始和隔壁的白狐狸一起出入,虽然我只是一个果子,却也从老祖宗的经验知道白狐狸是会拐带柚子的。我尝试着劝说阿绿,仍然是站在月光下,她说白狐给了她很大的帮助不会害她。她坚定的看着我,眼里有奇异的光芒。此时,我感觉到她已不是以前的阿绿,仿佛从一个青涩的果子变得成熟……同时变得阴暗。之后阿绿就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中。再后来一个白衣白袍的白胡子老头,站在我面前良久道,你也是一个灵气之物,他日定有所成就,老夫不忍对你下手,希望你不要重蹈覆辙。

因为白天的补眠过甚,此时我的精神十分好没有办法睡觉,无聊的数着天上眨着眼的星星。地上传来草叶窸窸窣窣的声音,我低下头看去,只见一人从远处踉踉跄跄走来,然后身子一软倒在了草地上,身上的白衣沾染着血迹,豆子早已因被惊醒好奇的滚了过去。那个人双眸紧闭,嘴唇苍白。豆子兴奋地说,“姐他就是我看见到的那个人,咦?不是有很多人和他在一起的吗?”豆子仍在自言自语,我凭借本能感受到那个人正在害怕,害怕什么呢?我有些好奇,心念一动,月光在我身上流转起来,银色的光华十分耀眼。豆子见到此景,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地在柚子树下转来转去,眼睛像黑豆一样骨碌骨碌直转。不一会儿我落到了地上,软软的触感让我感到很新奇,修长的双腿,黑色的长发,好像不是我,却又是我。“姐,你终于肯变化成人了。”随后他又郁闷的看了一下自己,“为什么我不行?”我看了一下那个人的衣服,感叹原来人身上也有柚子皮,随即拿柚子树上的叶子变出同样的一套衣服套在自己身上。我走近那个人感到手足无措不知应怎么办,“应找一个大夫,对!就是找大夫。”豆子说这句话的同时我白了他一眼,豆子如恍然大悟般,“还应该大喊,大夫你救救我的孩子,他快不行了,求求你了大夫。”豆子的智商令我十分的担忧。我看见此人身上虽有血迹却无伤痕,难道是内伤,亦或是头上有伤,但是被他的柚子叶遮住了,所以我看不见。我试着引了一些清水溪的水撒在他身上,这些水极有灵气,应该能使他醒来,毫无反应,于是我索性扬起一大汪子水,全都泼在他身上,希望能见效。果然一阵猛咳之后,他醒了过来,面色淡然,我却感觉到他隐藏在眸子深处的惧意,和一些我并不能分辨的情愫。“是否是姑娘救了我?”我向四周看了一下,然后肯定的说,“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他又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在我看来的确伤得很重,暗自在他身后变出一座豆子曾向我描述过的人类居住的房子。“斗胆请问姑娘芳名。”“华实”“华实各自好,讵云芳意沉。好名字。”我看他体力实在不支,于是询问,“公子是否要到我住的地方休息一下?”他此时因体力虚弱并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点了点头,于是我把他搀扶到屋子里,到门口时只觉他忽然一愣,我看着空无一物只有一个架子的房子,突然想起豆子所说的人的客套,感觉自己好歹是个人了,自己的行事也应向人靠近,于是说,“公子随便坐就好,不要客气,不用担心脏……脏了地面”说完这句话我感觉到他沉默了一瞬,他随便坐在了地上,又问道:“你是一个人吗?”我清晰地感觉到他在说这话时停顿了一下,认真想了想。土豆并不能算是人,而我此时总算已变化成人,遂认真的点了点头。

终究我是不习惯在那个又黑又暗所谓房子的东西里呆着,在那个公子闭目休憩之时,回到了柚子树上,认真的在一繁叶茂的树枝上蹲着,暗想自己明天就又变成一个黄澄澄的柚子,房子也会随之消失消失,那个公子倒是未必能发现我的诡异之处。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我睁开了眼睛,伸了一懒腰,然后噗通一声,从树上掉了下来。莫非我已经熟了?可是我估计着还有一段时间呐。这时我见几个人过来,向我询问道:“请问姑娘有没有看见一个男子从这里经过?”为首的一个人,声音低沉,步伐也十分稳健,开口向我问道。我大惊伸出自己的手,发现纤长白皙,分明是一女子的手,我怎么不是柚子?心内十分困惑。这是只见那一群人十分怪异的盯着我的衣服看,我低下头瞧了一瞧自觉没有什么不妥。那个公子从房内出来,看见了这面的情景。“柳誉,我在这里。”许是因为身上有伤的缘故他的嗓音有些喑哑。柳誉也不再纠结我的服饰问题,一阵风似得走向他的公子。柳誉压低声音和他的公子说话,他并不知道我不是人,如此做我还是能听到他们谈话内容。“公子不能再一人跑出,老爷已动了很大的气,公子速速回去。”那位公子并没有回答他,只是遥遥向我这里望了一眼,不知其何意。柳誉有些不满他的态度,紧皱着眉,“公子即使再着急也不能为此事丢了性命,况且……”“我和你回去。”白衣公子松了口,表示出自己的妥协。当从我身边经过时,“华实姑娘在此了无人烟之地一人生活,也实在太过艰难,难保会有什么危险,是否愿意和我一起?”他眸子澄澈的望着我,我却隐隐觉得他似乎有什么话隐藏在心里。不过我既然已变化成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变成柚子,以后少不得按照人的方式生活,不如这样也更方便,于是我答应了他。柳誉似乎有些不满,却没有说什么,眉头又皱了起来。

马车一直向前走着,我看着公子的脸越来越苍白,心内有些担忧。

一片一片又一片,桃花花瓣被风带落,我倚在树枝上,百无聊赖看着花瓣依风而落。时光过得很快,展眼我竟已经在此待了快一年,也越来越体会到人间生活的快乐。吃可以有咸酸苦辣,玩儿也可以花样百出,比我做柚子时的生活好上太多,自己的心仿佛被人间的一切软化,抑或是被侵蚀?阿绿以前在人间游玩的时候是否也有过此类想法?

忆昔,忆昔。

初来乍到,我对一切都很好奇,再者身为一个柚子,身上盖着一层柚子皮,身下垫着一层柚子皮,如此诡异情形,导致我在床上实在无心睡眠。我下了床,轻手轻脚走出去,并没有惊动睡在屋里的丫头。出门后,清风徐徐吹,天空朗月高悬,令人全身舒畅。“你这一步终究走错了。”风把一句话吹到我耳边,天色如此晚,是谁在说话?我轻施幻术,隐藏身姿,寻找说话之人。进入一方院落便看见一位老者正在与公子下棋,公子紧皱着眉头,似乎很是受困,手起手落间棋盘上多了一枚玉色棋子。“你真是固执的要走这一步?”老者手缕胡须,摇头叹息道:“这一步固然为妙法,却有点儿太过,解了一时之难,最后不要落得满盘皆输才好。”“怎么会,一切我皆有理论。”公子说此话时眼里有奇异的光芒,如我当时在阿绿眼里看见的一样。我自觉他们的谈话十分无味,正准备自行离去,突然那老者向我站的地方瞟了一眼,刚好与我对视,良久后,他淡然转头,微笑着对公子说“你这院子景色甚是秀丽清静,那一丛幽竹倒是合了我的心意。”我心内大惊,这一丛幽竹正是我站立的地方,莫非他也是从青山里跑出的灵物,野猪成精?抑或狐狸化仙?“你还瞧得上这点儿小景色?”在我出这院门时,公子的一句话飘到我耳边。

我打量了一下这棵青葱茂密的树,暗觉其十分合我心意,于是决定它就是我今晚的休憩之所了。

“华实姑娘呢?”“公子,奴婢不知啊?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有看见人了?”我听到一阵嘈杂之声,却觉得懒懒的不愿开口 ,仍倚着树杈睡的很香,暗道豆子今天怎么如此吵闹,莫非那只野猪又来找它的麻烦了?因担忧豆子的生命安全,我迫不得已向树下瞟去,只见一个土豆正在以不懈的努力从屋里向外滚出来,猛然想起自己身在何处,我深感如果让人看见了一个会滚动的土豆会大事不妙,于是迅速从树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土豆踢回了屋里。对公子微微一笑后道:“公子寻我何事?”“今天是百花节,不知华实姑娘是否有兴趣出去游玩?”我暗道这莫非就是阿绿所说过的“勾引”,这是阿绿得到“好东西”必须实行的一个步骤。公子莫非是那只垂涎土豆的野猪化成精了不成?不妙,不妙。我想到底也应一探究竟,于是就答应了他。

我一边走一边扯能着身上的柚子皮,浅绿色一直垂到脚边。公子在一边看的好笑,语气里掩不住的笑意:“华实姑娘,你把步子迈小一点,走路缓一点就可以了,不必如此麻烦。”我放下裙摆,刚迈一步就踩到裙摆,于是重心不稳,差一点摔倒在地上。公子眼疾手快,一下子将我拉住。

这时一直跟随在公子身边的柳誉,突然向公子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

地上传来一阵响声,打断了我的思路。一个穿着绿衣服的丫鬟推着轮椅,脸上却不可抑制的出现厌烦的神情。轮椅里的女子见桃花一片片的被风吹落,禁不住伸出手来接,轻叹“桃花已经开了吗?我真是枉负了它的美丽。”我一眼便瞧出这女子早已不该在这人世,但因她在上一世积下的德行,硬是凭借着自己的执念,将魂魄困在了躯体里,身体却很是虚弱,连让自己站立的力气都没有。这就是那位白衣公子总是寻访一些山间道人的缘故吧。总是花着大把的钱去请那些无用的人来,看着他们一次次对自己摇头,然后就是一句,请公子恕老夫学艺不精。

“对不起,楚姑娘”我看见穿绿衣服的丫鬟似是手足无措站在歪了的轮椅旁。那位楚姑娘想要尝试着站起来,奈何手足没有力气,尝试了一次就又跌下了。“时候不早了,我回去还要服侍公子呐。”那绿衣服的丫鬟说完这句话就走了。我本来只是好奇公子日日挂在心上的人到底是谁,所以才发现了这里,没想到竟然让我看到这样的一幕,。“没想到我竟变得如此无用”她又试着站起来,却又倒下去。我想如果再没有人帮她,她也许就要在这躺到明天公子来了。我跳下树去将她扶起来“你就是被公子圈养起来的小娘子?”楚姑娘:“。。。。。。”

其他人在看啥

    《华实》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