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日记 > >忆父亲

忆父亲

2018-01-30 14:26 作者:千里马 阅读量:8919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2018年的元月11日上午8点来钟,刚刚迈过84虚岁的老父亲,在天寒地冻的鸡年冬月里与世长辞了!噩耗传来,我很震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懵懵懂懂,浑浑噩噩。后来回家一周奔丧,忙忙碌碌,悲悲伤伤,痛痛切切,入土安葬后烧了一期纸,因儿子的喜事离开家,铁的事实说服了我,父亲真的与我们阴阳两隔,到天国报到去了。后天就是父亲的五期,无论如何我是要回去祭奠的,他老人家的人生坎坷经历和音容笑貌,时时刻刻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就像高旷蓝天中的朵朵浮云,飘飘忽忽,挥之不去......

父亲是个苦命人,有着悲惨的童年和少年,跟随疯奶奶在旧社会苦水中泡大的。

听奶奶讲,我家原籍是安徽省临泉县宋集乡闫庄村。上世纪20年代末,正处于军阀混战兵荒马乱之时,由于家乡闹灾荒,为了活命,正值壮年的太爷爷太奶奶带领两双儿媳,6口人一路向西,逃荒要饭。年轻的二奶经不住折腾饿跑了,一去不复返,坚强的奶奶留了下来。一家人几经辗转来到现在的平舆县朱氏桥村,给地主李本周种地当佃户,暂时落户,结束了颠沛流离的生活,过上了一段半年糠菜半年粮的安稳日子。可是好景不长,到了1942年,天遇大旱,外加瘟疫流行,当年就有太爷爷、太奶奶和爷爷、二叔相继饿死、病死,二爷给人家扛长工不在家,寡妇奶奶带着虚岁15岁的伯父、9岁的父亲和1岁的遗腹子姑姑艰难度日。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度日如年。个别不怀好意的坏人欺负我奶奶,强逼我奶奶气疯宁死不屈。那时,伯父要躲壮丁,长大一些要给富户当长工。为了保命,年幼的父亲很懂事,手拉小妹陪着奶奶到处要饭,过早地挑起家中重担,还要“跑反”(躲土匪坏人),衣不遮体,食不饱腹, 天天过着极不太平且猪狗不如的非人生活。

父亲的青年时期从求学到结婚生子、赡养老人和为大队做事,可谓在农村出尽了人头地,不过,他既做事又先做人,赢得人心。

解放后,政治上翻了身,17岁的父亲才第一次赤脚上小学。父亲天资聪明,酷爱读书,因交不起学费,六年的小学他只半半拉拉跳级读了两年半,靠一本繁体字典自学完上万个汉字,高小没毕业,于1956年夏就当上了朱氏桥高级社后来为大队的保管,成为当时的“文化人”,政治上积极进步,大跃进期间还入了党。等我记事时,奶奶就跟我们吃住在一起,父亲已是生产大队唯一的一座窑业的会计,“文革”中后期担任大队会计,担子越担越重,工作也越干越好,群众威信高,组织上信得过,曾经有两次公社领导找他谈话,让他接任大队党支部书记,都被他婉言谢绝。当我问及他为什么不干支书时,他总是说:咱一个逃荒要饭落户到这里的外乡人,孤门独姓,没依没靠,群众信任能让咱掌3000多口人的财务大权,服务好社员们不出错就行了,没必要当一把手。现在政治运动多,搞不好就挨批斗,支书不好干,1970年大队整建党时就说我是“老好好”,怕得罪人,所以我不干。在当时,有人要争着干,组织上不信任,而让他干又坚决不干,有人说他傻:给大官不当;大队来客安排好自己不陪吃陪喝,而是背着粪篮子回家;凡来家找他写介绍信证明信的群众,赶到吃饭时还管人家饭吃;长年当会计管钱管账管物,查账时找不到一笔贪污或不合乎财务管理规定的,发动干部群众揭发找不到问题,能做到“常在河边站,就是不湿鞋”,简直廉洁得不能使人相信。事实证明:父亲干保管会计30多年,连当初反对过他的人后来就不得不佩服父亲是全大队社员的“红管家”,后期人送绰号“闫总理”褒扬,他也不表示反对。

父亲的中年和壮年所有时间和精力都默默无闻地奉献给了村委和家庭,一生热爱劳动,里里外外一把好手,真正成为农村优秀的不脱产干部。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有三件宝贝。第一件是算盘。当会计就要算账,算账就离不开珠算盘。我家有两把算盘,一把是13根柱的,另一把是15根柱的。那时不像现在有电子计算器,手指一按数字就搞定,全靠熟练的打算盘技术,往往一笔账要打多遍才能做到准确无误。不但在大队部我见父亲经常打算盘,而且工作忙时他也会趁夜晚在家打算盘上账。第二件是账本。他常说:“当一年的会计要保存十年的账。”意思是会计要不怕查账,随查随有,不能当会计只有一本糊涂账。做到记账准确,管账清白,算账明白,查账方便,有据可查,实事求是,理财合理合规,不让群众捣脊梁筋。我家就存放有父亲经手的许多账本,有很多存进了村档案柜。第三件是粪篓子,也叫粪剂子。父亲在人民公社时期,到大队开会、办公,身上总是背着粪篮子,不是做样子,而是真捡粪,有的倒进生产队里的粪堆上,有的背回家倒进自家的粪池里。此举是不脱离劳动人民的具体体现。小时候,给我记忆深刻的是:冬天父亲天不明就起床,顶寒风冒霜冻,头戴火车头棉帽,身穿棉袄棉裤,身背粪剂子,到田野里捡粪,一早晨能捡大半篮,为的是多积肥多挣工分养家糊口。平时一有空就积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双手老茧厚厚的。

古话说:“儿女多了父母受苦”。分了责任田后,上有老,下有小,绝大多数还都在上学,所以,十几亩地主要靠他手工耕种。使唤牲口犁地、耙地、拉庄稼、扬场、摇耧撒种, 样样农活都难不住,成为名副其实的庄稼把式,而村委的工作还照样做。最值得称道的是:由于孩子多,母亲家务重,父亲就成为好帮手,一边参加劳动挣工分,一边挤出时间学会了纺花织布。冬天还给我们全家人用芦苇毛英子拧草鞋,不至于我们冻坏脚,为此,我专门写过《家乡的草鞋》一文,述说父亲为我们拧草鞋的详细情况;夏天给我们用麦草织草衫子,让我们当铺席睡觉用。还用秫秸织箔,用秫秸英子和麻绳扎扫地的笤帚用荆条柳条编筐窝篓。父亲就像一头永远不知疲倦的老牛,和母亲一样,为了全家人有饭吃、有衣穿,有学上,有房住,有零花钱,几乎拉断了套,累得过早地生了高血压和冠心病,毁坏了自己的身体。

父亲的晚年在同各种病魔作斗争中彰显出韧性、豁达和坚强的性格,为延年益寿做出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当我们兄弟姊妹都相继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之时,也是父亲功成名就之日。他和母亲过了一辈子穷日子、苦日子,在那生活极其艰苦的年代,不但含辛茹苦把我们儿女们养育成人,还帮我们弟兄仨都在农村盖了新房,分别成了家;两个妹妹也分别出嫁成家。儿女们都独立门户有出息了,本该享享清福了,可是父亲却累得驼了背,生了病,和母亲固守老营,孤独生活,坚持种地到70多岁,为的是不过早地给我们养老添负担。父亲自从2000年第一次住院治疗后,他的心态就比较好,与医生配合治疗得好,以至于和主治医生经常保持良好关系,能自己调药,尽量减少给我们儿女们带来的麻烦。从来不主动要求上医院,非常体谅我们各自的困难。

即使得了重病,或病魔缠身,也能正确对待,乐观豁达,意志坚强,不怕死亡,在自我疗养方面有着独到的见解和实践。比如,为了疗养,不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体力活,能掂量出哪轻哪重,头脑很清醒;再比如,为了养精蓄锐,保存阳气,他每天坚持睡午觉,作息有规律,吃药能按时等等。从他与多种病魔作斗争的长年经验积累中,也得出一个结论:“人一生最好的医生是自己”,这句话非常富有哲理。人最怕的是自己不能准确地了解自己。养生是这样,处世也是这样!正是由于父亲善于思考,善于摸索与总结,才使父亲多病之身能延年益寿到今天。这次匆匆离世,名义上是因“肺性脑”而亡,其实像他自己所说的,已经是熟透的瓜,瓜熟蒂落是自然的事。因为,18年前心脏病就很严重,医生诊断为心衰二级,何况还有高血压引起的脑病、肾病、胆结石和糖尿病、肺气肿、前列腺病等重症。之所以能坚持那么长时间,完全是睿智的父亲以他的韧性、坚强和药物治疗相配合的结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父亲能战胜病魔这么久,是伟大的,了不起的,没有超级良好的心态和坚强意志是不能持久的!

父亲虽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位卑未敢忘忧国”。他的胸怀是宽广的,作为一名老党员,他老年照样关心政治,天天坚持看电视新闻,注重国际国内大事要事报道。特别是召开党十九大期间,他不但看大会新闻报道,还用笔特意记下新当选的中央政治局领导成员名单,拥护新领导,拥护新党章,非常赞成反腐败,赞美现在的形势好,祖国发展的快,变化大,经常教育我们要珍惜当前来之不易的改革开放成果,永远紧跟形势不掉队。

父亲的一生思想积极进步,对党忠诚;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图名,不图利,不贪不占,廉洁奉公;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谦虚谨慎,从来不与人家争高低,平等待人;当农村干部30多年如一日,心中时刻装着老百姓,不厚此薄彼,是群众公认的农村基层好公仆、好党员。

父亲的一生勤劳能干,吃苦耐劳,勤俭持家,艰苦朴素,乐善好施,尊老爱幼,处处关心他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很少关心自己。为人正直,表里如一,言行一致,性格耿直,作风正派。家教严格,言传身教,教育有方,尊师重教,所以孩子们比较成才,是晚辈们很受尊重的好父亲、好爷爷、好亲友。能包容,会调解,爱帮人,也是左邻右舍公认的好邻居。

总之,我想起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话:父亲是个品德高尚的人,是个思想纯粹的人,是个有道德的人,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是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我们为有这样的父亲而感到骄傲和自豪!父亲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永在,晚辈继承遗志,虽死犹生,万古长存!

我最敬爱的父亲,您到天国一路走好!

其他人在看啥

    《忆父亲》的评论 (共 1 条)

    • 莲在水中:在儿女的心中,父亲永远是伟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