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日记 > >婚宴

婚宴

2018-02-18 19:06 作者:千里马 阅读量:7463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早过而立之年的儿子和儿媳终于结婚了,按照传统的规矩,亲朋好友总是要祝贺一下的,婚宴就成为必不可少的程序。

结婚待客不同于其它,以往婚宴大操大办的人比比皆是,大多认为是讲排场的事情,就拿我去年参加的小姨子的长女出嫁,就待客40多桌,规模较大,她只不过是老家县社保局下属单位的一名普通在职人员。可是,我作为刚刚退休的老干部,还是严格按照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八项规定和领导干部廉洁自律有关要求,先是向原单位领导汇报,待客亲朋好友不超过15桌,绝不大操大办;后是确定招待地点在驻兰亭酒店,时间定于2018年元月20日,农历鸡年腊月初四上午,星期六。

元旦前,为了把儿子的婚宴办得既隆重又简办不违反组织规定,我事先征询了几位好朋友的意见,让他们给当参谋助手。宴请的兰亭酒店是我高中同班同学肖总帮助找的谈的,除宴席包桌外,还免费提供5个客房住宿和待客的饮料;玉溪烟和老泸州品牌白酒红酒是老朋友职业技术学院的司机蔡帮助批发的;中专时的老班长商兄请他当总招待,老朋友高兄协助。在后来十几天的准备中,没有发书面请帖,主要是电话邀请亲朋好友,联络感情。特别是很多年不见的高中同班同学徐新建,在农村当教师已经退休几年,偶然的机会在平舆大街上和我们夫妇相遇,喜出望外。当得知我儿子最近要举行婚宴时,强烈要求参加:一是因为他儿子在农村结婚我十多年前亲自参加过,二是作为曾经的班长,高中时我们关系很密切,只是后来我调到外县工作以来接触少了,想借此机会叙叙旧,故才把婚宴的酒店和举办的时间告诉他。

到了举办喜宴的前一天上午,我先从郑坐火车回来和肖总接洽,计划待客的人员确定和具体房间桌次安排、烟酒选择等。下午妻女和儿子媳妇带着事先买好的瓜子喜糖等来到兰亭酒店。为了让老家的母亲、四姨及从新疆早先回来为父奔丧的两堂弟、小弟提前来洗个热水澡,他们乘坐姨表弟开的车,于元月19日下午赶到酒店。同时,我的大连襟也代表陈家的亲属提前来到,连同邀约的商、高二位兄长,以品尝菜的名义按次日招待的标准在紫轩阁先庆贺一桌,并具体商量次日待客的有关事宜。酒店方的女经理郑率领全体人员按照我们的要求做好了各种服务。

20日早晨,客房里含有自助早餐。老母亲和四姨很少住酒店,看到干净整洁装修漂亮的房间,高兴得傻眼了,本来每人给她安排一张床,她们老姊妹硬是要挤一张双人床睡,她们感到一切都很新鲜,房间不仅能24小时洗热水澡,还免费能吃早餐,这在农村是压根儿不可想象的。所以,起床早,早饭吃得也比较早,饭后,首先和孙媳妇见面,在孙子的引领下开始认亲。母亲、四姨、小弟代表三弟分别给新媳妇一份见面红包,表达长者对晚辈的新婚祝福,希望她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新媳妇也很恭敬老人,甜甜地称呼着长辈,面露喜色,表达出尊敬之意。

上午9点半,首先是泌阳县的老同学吕吉邦前来祝贺,他饱经风霜的脸上已像刀刻般地布满了皱纹,岁月沧桑已彰显出语言干练,形象刚毅老道,并代表黄涛说明不能留下吃喜宴的原因,但要略表心意,叙叙旧。他和黄都是我中专的同班同学,毕业后都经常保持着联系。2002年我带领学院驻村工作队在象河乡一年,去县城开会或跑项目,总是利用闲暇多次在一起会面就餐,对我开展帮扶工作有不少帮助。他们的孩子结婚,我和妻连同其他同学一起前往祝贺,平时总是经常打电话互通情况。我在正阳工作时,他们还专程去看我,现在,都已退休,安享晚年。

10点后,客人陆续来到,我和妻及儿、媳在大门外不时地迎客。正值寒冬,北风呼呼地刮个不停,身上冷飕飕的;天上冬阳高照,酒店门前聚满了道喜的车辆和人员,可心里热乎乎的,我里里外外忙得不可开交,头上冒着汗。大厅里,酒店提前为我们准备了贺礼簙,安排女儿、铁流负责记录收礼金。我的本家、现已退休原市政协副主席闫超携夫人来了,我73岁的老领导、原驿城区政协主席王百川来了,我的年近70岁的老师梁长春、李刚来了,我的原领导和正阳的副县长好朋友、72岁的脑梗塞康复患者曹书平来了。我的大学同学张同中夫妇、赵洪生、王德山来了。我的中专女同学8朵金花赵秀荣、马金珠夫妇、贾焕芝、王新花、刘艳民、闫仿亚、老班长郭玉清来了,仅差遂平一高的于文君,也和丈夫魏爱国一起为儿子捎来了贺礼。中专男同学中,在驻居住的商武恒、鲁春、魏继平、程元亮、陈素伟、李华来了,原新乡医学院副院长陈兴华和驿城区教育局副局长王宪平分别委托他夫人来参加喜宴了,其余如正阳县的冯中民、陈玉柱、王京安、于继河、付谨林来了,特别是付,左臂受伤,打着吊带,在夫人陪同下坚持前来道喜,令我非常感动。由此,我也回想起1996年春在正遭遇车祸右上臂骨折治疗修养半年、至今还有后遗症的厄运,很感慨:人生几十年,真是“天有不测的风云,人有旦夕的祸福”啊!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自己不是熬到今天风光与幸福的时刻了吗?

高中同学中,徐新建夫妇来的最早,紧接着是市档案局局长孔涛夫妇,市职业技术学院系主任付品立夫妇,个体户刘大玲夫妇,省广播电台驻驻记者站站长金雷、原平舆县副县长李继超夫人、我同事同学王芝宪,开封市新华书店叶伟老总等前来道喜。妻的女同学市中医院的王素芳、市八小的李晓芳及男同事市技术监督局原调研员代俊良等也作为代表参加喜宴。职业技术学院的副院长朱传霖、刘桂文及中层领导徐峥、贾政武、常英贤、苏华等,市红十字会已退休的老会长韩万林及薛国林、毛景兰、樊金山等,正阳县的田克胜、杨柳夫妇、吴军红、钟文信等我的老部下和马宏伟、甘亚勋、李晓红、张少华、田曾玉夫妇老乡朋友等,都来参加了祝贺,加上我的亲属二弟一家、长流、范秋英一家、余志娟、小弟和在驻的老乡、邻居代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就有100多位客人陆陆续续来到酒店,真使我和妻喜出望外,应接不暇。

由于当天上午新阳高速出了交通事故堵车,造成亲朋好友温夫妇、韩争鸣一家、余粮、三喜、王洪博等迟到或没参加成。正因为上述等人的原因,原计划12点开席结果推迟到12点40分才正式进行。大厅里10桌都是同学老师和亲友,包间里5桌分别坐正阳、技院、红会和老乡领导。开席前,没鸣炮,而是由商主持,让我代表全家向各位来宾致谢。我太激动太慌张,开始还能流利地表达,后来就有些结巴,商不得不再次重复我表示感谢的话,让大家吃好喝好,并让我们全家四人给大家三鞠躬。礼毕,来宾们才放开吃喝,那喜气热闹的场面是我家未曾见过的。因为我们结婚那时只招待了几桌,也是在乡下,根本就没啥气派可言,只是走走过场而已!

酒过三巡,菜品十味,有的已是杯盘狼藉,该到新人敬酒的时刻了。 席间,由大侄子闫宁端着托盘,我和妻、儿子儿媳一一和每桌每位客人敬白酒红酒或饮料,大家共同祝福一对新人白头到老,早生贵子;祝福全家人幸福美满!那一句句暖心的话语赛蜜甜,那一杯杯酒水寄情丝,那一个个微笑露真情,那一桌桌祝愿记心间!我和妻看到听到后高兴得合不拢嘴,生儿育女早就盼望着让他们结婚成家这一天,今天算是初步完成了一个美好的心愿;儿子儿媳也在众来宾面前一次次衷心地祝福中享受着快乐,新婚燕尔,幸福得双腮灿若桃花,成长30多年终于等到了洞房花烛夜,众星托月时,此时此刻,这不是每一位新人都期盼已久的吗?

这样热热闹闹的喜宴一直延续到下午4点。送客较晚的是刚从广东湛江退休到信阳的中专同学张学松等一桌人,因张已离家20多年,四天后儿子在信阳也要结婚,这次是带着邀客的任务来参加儿子的喜宴的。给来得最晚的客人在紫轩阁又重摆一大桌,陪着乔运良、余粮、三喜夫妇的还有商、高、肖及我们一家四口人。当下午近五点,温豪生夫妇、韩争鸣一家三口才姗姗来迟,据说是被堵在新阳高速上,三点多才到附近的村庄吃午饭,饭后坚持来酒店见一面。因是参加喜宴而耽搁,我们说啥也要给他们补喜宴,定于五点再开一桌,权当我们也吃晚饭了,可是,他们态度非常坚决,非说晚上回去还有喜宴要参加,作为几十年的老朋友我们执拗不过,带着很遗憾的心情,在作简短的见面叙谈送上贺礼金,最后还是送走了他们,等我和儿子分别和酒店、商店结清账目后,已经是下午6点,天近黄昏了。

其他的客人都送走完了,只余小弟明天要坐高铁回云南的家,我给他开好房间,儿子坚持要和小叔再吃一顿晚饭,以慰劳忙碌大半天的长辈,特意到市区选择一家东北特色菜,边吃边聊。忙乎了大半天,只顾招待客人,我这才感到饿。从小弟的口中得知,客人们对今天上午的喜宴安排是比较满意的:中档酒店干净整洁服务的好,客人参加喜宴气氛热烈,酒足饭饱菜实惠,烟酒的招待档次不高不低,符合现在的消费水平,待客的规模也不违反规定,借助这个喜宴平台,亲朋好友相聚,交流了思想,增进了友谊,加深了感情,达到了预期目的,操办得不错不错!可是,我总觉得还有美中不足之处,组织得 还不够严密,疏漏之处在所难免。

晚上8点多,我们一家五口像完成了一项蓄谋已久的重大任务,终于释怀。此刻,我们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迎着浓浓的夜雾,在高速封闭的特殊情况下,开车沿着107国道,向着郑州家的方向缓缓而行,满载而归。对于我们,这场喜宴留给自己的是一次刻骨铭心地、甜蜜而美好的回忆......

其他人在看啥

    《婚宴》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