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杂文 > >作家笑以苛:资本时代,婚姻就婚姻谈什么真爱?

作家笑以苛:资本时代,婚姻就婚姻谈什么真爱?

2017-05-23 18:01 作者:笑以苛 阅读量:3956 推荐1次 | 我要投稿

我的闺蜜嫁人了,生了个女儿。我们的关系越来越淡,像冬天里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几乎不给她打电话了,因为在她的世界里,只剩下刚刚一岁多的女儿,初中没毕业的农民老公,还有在小镇刚刚开张的凉皮店,以及怎么跟文盲婆婆斗法,怎么跟泼妇妯娌心机。我烦了,我厌烦透了:当初那个充满理想,过五关斩六将,一路从政法大学毕业,很快就拿到律师执照,意气风发的女孩呢?我认识的她呢?这日复一日得下去,她会变成什么?她给我的很少次电话里,要么是哭诉她老公是渣男,要么哭诉她婆婆一家人怎么无知。哈,这就是婚姻?这就是人们天天劝你归向正途的幸福?......看到这些,我不由自主得想到多丽丝·莱辛在小说《天黑前的夏天》残酷得描写:一个漂亮、自信、勇敢的年轻姑娘,在家庭琐事孩子的历练下,慢慢培养起难得的美德:自律、克己、耐心、坚贞、适应他人。二十年后,当中年女子蓦然回首过往的岁月,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认识自己了,那些孜孜获取的也许不是美德,而是一种精神错乱的形式。在她眼中多数中年女子的脸庞和步态,都和囚犯或奴隶相似。”其实真的是这样,我们细细观察,哪一个失去自我的女孩没有走向这所谓的“幸福”婚姻?

当然,她们也肯定会说,你30未嫁,你自己孤苦无依,你怎么知道我们不幸福呢?呵,好吧,我暂时认为你结婚了,就很幸福。可是有一次,我去某位女性朋友家拿我忘在她家的东西,正好来的时候,钱包落在了我房子的床上,于是脸皮薄的我鼓足勇气:“亲,我回家打车,忘带钱包了,能不能先借你100,回家我就微信给你转过来。”朋友支支吾吾,一副很难为情得样子:“我现在怀孕了,身上只有两块钱,我家老公平时只给我30块钱的饭前,我给你两块,你坐公交车回家,好吗?”我艹,简直是心衰:一个成年人居然拿不出一百块钱?况且平时我从来不坐公交车。你这么穷,我都开始怀疑你是不是外国语大学毕业,每学期班里第一的那个学霸了?那平时在朋友圈天天晒,就是所谓的幸福?怀孕了,大姐,你就吃两个菜,还屁颠屁颠得乐“我家亲爱哒的手艺”;这就叫幸福?每天给30块钱,姐姐,这是城市,这不是山里?现在哪个成年人身上还不有个几百块,上千块钱现金啊。这就叫你的婚姻幸福?“亲,你不要只顾追求事业,嫁个男人才是正道。”oh,好吧。可是资本时代,嫁个男人就真的能幸福吗?

答案显然是否!以上两位姐姐已经做了很好的model。当然,这个时候,有人说,你讲的都是嫁给穷人的例子。好吧,我再说一个嫁给富人的事儿吧。也是听我一个朋友说她大学的一位姿色了得的室友,西安本地普通家庭出身,从小就想凭借自己一身姿色和绝佳的撩男技能,嫁给所谓的富豪,过上豪门阔太太的生活。于是,她从大二就开始孜孜不倦,努力实施,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撩到一长期跟她交对象的富豪丑男,俩人谈恋爱五年,结婚两年,最终的她被丑男一句话:“我觉得我们不合适,明天我们把离婚证办了。”结束自己的美梦,而豪门梦破碎的她已经34岁,毕业之后没有工作过一天,所以她呢,几乎是一个零技能生存的人。这个时候,有人会骂她丈夫渣男,无情。可是亲爱的,你真的就以为他们那叫爱情吗?不叫。可是爱情是什么呢?爱情说白了就是一种形而上的感觉,在其他时代,这种感觉可能长久,因为有责任,有社会舆论,有各种约束。

而资本时代,谈什么真爱?真爱是给18岁的美好幻觉。我们走向婚姻,或者已经进入婚姻的男男女女还是不要抱着这不切实际的想法了吧。毕竟《资本论》早就说过:“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所以,在从头到脚,都流着血和肮脏的资本面前,你谈真爱不是瞎扯吗?在一个一切向钱看的社会,用市场的手段来让人们互相恩爱恐怕是很难的。市场只会让人以利合,随即也以利绝。不消说去爱人了,现在的人连自爱都难以做到。男人为了一部手机去卖肾;女人为了一点小恩小惠出卖色相。这种不自爱的人,连自己都不爱,又怎么可能去爱别人。

当然,在资本时代很多人爱钱归爱钱,但凡理性的,还是爱自己的。所以说现代婚姻从来无关爱情,他只关系到彼此利益和价值;婚姻本是一门互惠互利的经济账,大家都不吃亏才能走长久。婚姻中经济强一方势必会压制经济弱的一方。婚姻有时候就是一个补缺的关系。婚姻说白了套用马克思的一句话就是“一种使用价值的一定量换另一种使用价值的一定量。”因此,我闺蜜的“逢郎欲语低头笑”那不过是她的农民老公跑惯了市井,给她造成的一种虚妄;我朋友的“人生自古是痴情”,不过是为她惨淡的婚姻找到的唯一的慰藉罢了;那位姿色诱人的大姐的“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也真的不过是黄粱一梦。

婚姻面前没有成天的风花雪月,有的只是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美好”的爱情,一走进婚姻就变得特别的实际与小心翼翼,婚姻本身一场合作。不管大叔恋,还是同龄恋,当你签了婚姻的契约书,你就该懂得婚姻就像开了一个大公司,与你结婚那个人的家人你是否能够融入,你能否忍受对方的各种生活习惯,以及对事业发展的布局。你能否在婚后做成你喜欢的样子,而不是对方希望你的样子。

当然,很多男人在婚前都会对娶的女人审视利弊:家境不好年龄来补,工作不好情感来填,性格不好能力来救。有钱男人想要更有钱的,没钱的想娶有钱的,表面男人不看女人家境各种,一旦结婚的时候,男方家庭就是一个放大镜。女方啊,也毫不例外:“宁可在宝马车上哭,也不在自行车上笑。”直到双方都审视,衡量,预测完了,好了,正式进入婚姻,可是进入婚姻就万事大吉了吗?天哪!这才是资本残酷真正的开始。我的大律师闺蜜,为何婚后能被她的农村婆婆一家人看不起,被她的文盲老公鄙视,甚至动粗呢?一句话:因为她为了照顾孩子,不赚钱!家里是不养闲人的。所以有个男人对你说:“跟着我,我养你,养你一辈子。”您且当一笑话听听就欧了。毕竟资本时代,婚姻的本质是一场合作,你一旦打破合作的平衡,那么你的噩梦也就到来了。

于是这个时候,抱怨来了,孤独来了,无助来了......你抑郁了 。你的一生就这样惨淡结束了。

然而亲爱的,越这样,我们越不要灰心丧气。这个时候我们必须明白一个道理:越长大,越能看出人情冷暖。没有谁是你唯一的依靠,要活得心安,自己才是最大的靠山。只要你敢不懦弱,自己努力活出自己,或许才不会那么患得患失,或许才会对拥有的心安理得,对失去的顺其自然。毕竟这年月男女都不可信,也不可靠,大家都在盘算着自己小心思,人与人撕逼都是为了自己利益。人本身就很复杂,没必要把他人怎么说你放在心上,对你说的不是想打击你,就是想教育你抬高自己,你信你就傻了,做人核心要自己高兴。你瞧人家何洁,白百合,佟丽娅......不是经历了婚姻,也经历了打击,照样不是重生了吗?

所以什么样的女人有好命,不为任何人失去自己,包括婚姻里的任何一个人。失去自己人生的女人一定会有好命。这样的女人不管在顺境还是逆境,都不停的自我激励。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个世界现实而有残酷,女人必须得有独立思考能力,耐得住寂寞潜心修行,无论什么年纪出发,都是最好的时候。毕竟一个社会成熟的标志:人都懂得为自己而活,不再牺牲自己成全他人。因此对婚姻不抱不切实际的“爱情”,多知道一点儿婚姻的本质,以及自己在婚姻中应尽的义务和担任的角色,你才会活得游刃有余,婚姻才会更加稳固和坚定。至于幸不幸福,需要的是“经营”而不是“just feeling”。

其他人在看啥

    《作家笑以苛:资本时代,婚姻就婚姻谈什么真爱?》的评论 (共 1 条)

    • 笑以苛:写的不错,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