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日记 > >陪床

陪床

2018-01-09 00:00 作者:千里马 阅读量:10522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人老了病多,特别是到了耄耋之年,还能活在世上,那是自己一辈子修来的好福气,因为,过去有句古话:“人过七十古来稀”嘛!我的父母双亲算是有福气,尽管身体不好,但也都活过了80岁。不过,人虽迈过80岁的坎儿,可是住医院的次数却越来越勤了,迈医院的门槛次数也越来越多了。这不,2017年的年尾二老再次同时住进了老家的县中心医院,我也就顺水成章地再次当了他们的“陪床”。

前年,我给老父亲在这所医院当陪护一周,不过没有陪床,原因是朋友帮我在医院隔壁宾馆开了房间,父亲知道我打呼噜厉害,且能夜间生活自理,不让我住在医院里伺候,只是白天陪护他。事后我写了《陪护》一文,在中国散文网发表。2017年4月初,老父亲因心衰加上腿肿等病住进医院,我知道后从省城回到县城医院,精心陪护多天后出院。7月中旬,老母亲因肺气肿住院我同样陪护多天后出院。这两次都像前年那样,朋友给开的医院隔壁宾馆的房间,照例是让他们和我一样住进去,洗澡、吃早餐、睡觉,我没有在医院陪床。

这次还一样,妻妹得知我和妻子回县城,又给我们在宾馆开好了房间,白天到医院陪护,晚上住宾馆。妻子有事先回省城了,我留下来陪老父亲,尽管同住院的母亲已先出院回家、父亲能自理也不让我留下来陪护,可是我于心不忍,本来这次父母双双住院二弟事先并没告诉我,是我因孩子要结婚的事回来看望二老碰上的,有要事商量后,还有充裕的准备时间,故我坚持留在医院护理老父亲。老父亲看我真留下,也不再说什么,其实打心眼里是希望他住院期间有儿女们照顾陪护的。

就我家情况而言,父母含辛茹苦养育了我们4男3女,其中二妹少年时因夏季洗澡溺水早早夭折,现在长大成人的兄弟姊妹6个,早已都各自成家立业,天南地北,仅剩二弟在老家照顾二老,也因他在镇政府身兼数职而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大部分时间也顾不上。作为家中长子的我,原来父母多次生病住院都是我把他们安顿在专医院住院治疗陪护,二弟配合,三弟小弟在外地几乎没管过。自从新农合政策实行后,一来在县级医院看病住院报销比例高,个人花费少;二来二弟的一个女儿在县中心医院当护士,二老住院护理方便些;三是二老得的都是老年慢性病,本级医院能治疗,也就是这六、七年时间比较固定在这家医院看病住院。

父母平时最怕麻烦人,生病了只找村医看,这几年每次都是二弟回家劝他们才住院治疗的。原因是住院时孩子们虽多,但都不在身边,每次病床陪护尽管有堂弟和当护士的侄女,可是总感到要麻烦人,孩子们都忙:侄女有工作,不可能一天到晚就守在他们身边;堂弟在县城一家私企当保安班长,也只是白天来照护一阵子,还要每天上夜班。往往夜间父亲还要输水两瓶,没人陪护,这是空挡。特别是看到其他同屋的患者客来人往陪护者多时,对照自己这里冷冷清清,嘴上不说,可是心里不免有些惆怅,甚至伤心落泪。正是基于上述原因,我才每次得知他们住院时再忙也必须赶回来当陪护,了却二老内心的孤独。

虽然 陪护和陪床仅一字之差,但是,二者相差很大。陪护病人无非是白天为病人陪吃陪聊陪看管打吊针陪上厕所等生活服务,而陪床则包含了陪护的所有内容,还增加夜里陪睡,照顾夜晚病人的起居和治疗等生活服务,比起陪护陪床更辛苦劳累。首先是在病房睡不好。一般的标准病房是三个病号三张床,可是这次父亲住的病号又多了两位,人声嘈杂,显得房间很拥挤,有的病号半夜里还要打吊针,病房亮着灯,根本睡不着,即使特别犯困了,也只能是迷瞪一会儿,睡不踏实,何况是两人一张床呢?其次是我患有高血压和脑血管病,平时都吃着药,精神还可以,一旦住院生活不规律了,加上吃不好,睡不好觉,次日就精神恍惚,有神不守舍的感觉。尽管陪床累不着,可是,连续几日就会没病也熬成病,所以,医院不是疗养院,条件差了受不了,毕竟自己也跨入老年人的行列了,身体不健康,陪床就有些困难。

记得父亲前四次在专医院住院治疗心血管病,因科室主任是熟人给予照顾安排,我总是让他住老干部病房单间,两张床,一张是父亲的病床,一张是陪护床,我和二弟轮流伺候,有电视,有厕所,不和别人共用,很方便很安静。首次住院父亲嫌贵,每天光床位就60元,自己是个农民,看病自费,怕我们多花钱,愿意住6人或8人间。我们说,您平时不舍得外出旅游,趁住院享受一下,环境好了有利于治疗,好得快,也让我们多尽点儿孝心。他接受了我们的意见,以后再住院就不再说什么。其实,住的好也方便了我们陪床,特别是二弟,家在乡政府,也没有多少机会进地市级城市,借此机会陪床不再那么辛苦,也是我的心意,至于说看病花钱,我总是拿大头,有正式工作的二弟、小妹他们象征性地也拿一点儿,根本不让父母操心。

在县城中心医院看病住院没有老干部病房,3人间就是很好的。陪床最幸运的是同屋的病号病情轻,夜里不住在这里,他的病床可借用让陪床者单独使用,次日交还给人家。或者是医院病号不算多,有闲床,也可临时借用一下。这次住院,父亲出院的前夜,室内的两个加床病号出院了,还余下三位病号,其中一位是刚入院的72岁的老太太,陪护儿子不住在这里,我和父亲临床的病号76岁的男陪护有了单独享受一床睡觉的机会。很久没在病房过夜,侄女特意安排病房护士给找一床新换的被褥和枕头,等到父亲夜晚两瓶水输完,已是8点多了,开始关灯和衣而睡。平时从来没睡这么早,睡不着,就玩手机,不知啥时候终于睡着了,半夜有病号输水,因心里难受,不得不亮着灯把我吵醒,父亲也要起夜,我需要陪护。等再强行睡下,浑身发痒痒,用手挠了又挠,还是止不住。没办法,我干脆脱掉外衣,只留内衣,感到挠的舒服一些。再看和我顶头睡的男陪护,睡得很香,有一阵阵轻微的鼾声,我很羡慕。又不知熬过多长时间,灯灭了,室内外安静了,我也渐渐进入梦乡。可是到早上6点半,天亮了,人们开始起床活动,顶头的男陪护很感慨地对我说,你打鼾憋得那么难受自己知道不?我答:不知。他又说,你一打鼾我就睡不着,声音太响了!我又问父亲,他点点头表示认可,我感到很对不起大家,其实我也困啊!我知道这是叫呼吸暂停综合症,十几年前我曾经在解放军第一五九医院专门作过测试,医生说我还是中度的病,让我做矫正手术,需花费一万多元。我怕手术痛苦,自己又没感觉,治它干嘛?假如有一天睡觉一口气上不来,不受罪就死去了,是我的追求,所以对患这种不挡吃不挡喝的病我根本不在乎,人活多大不是要死啊?可能大家会说我有悲观厌世情绪,顺其自然吧!

像这样陪床打鼾影响人家睡觉的事,过去父母在县医院住院时我发生过两次,当别人说起时自己很内疚,护理病号假如老是夜间住宾馆,一是花费多,二是不像话,不陪床怎么才能当好陪护呢?实践证明,我是真心当陪护的,不是怕苦怕累不陪床,而是打鼾实在是影响一间病房人休息。每当父母住院我来当陪护时,他们总是说不需要我,能自理,我也感到很难为情,很矛盾。做儿女的,父母住院了还不来陪护,尽一份孝心,那还有一点儿道德吗?俗话说:“生儿育女防备老”啊!老人手脚不利索了,上了大年纪就应该身边有人经常照顾,消除老人的寂寞孤独感。有人说,只要给钱就行,可以找别人伺候。我不那么认为,养老不但给钱,还要给予精神慰藉,物质精神都要照顾到,才能让老年人颐享天年,长命百岁。 不管是什么情况,老人住院当儿女的一定要想方多关爱,多陪护,多陪床,这样才算是尽了孝道,尽了当儿女的责任。

就是在写这篇文字到结尾之时,二弟刚刚往省城打来电话,出院才6天的父亲经不住眼下这场暴雪严寒的天气侵袭,肺病、心脏病、糖尿病等综合爆发,县医院住了两天病情严重不见疗效,医生正督促马上往专医院呼吸科转诊,我一边找关系转院入院,一边又买火车票回驻,从明天起,打算长期当陪床,别管他睡觉打鼾不打鼾了,救人救命要紧啊,考验我们子女的关键时刻到了!

其他人在看啥

    《陪床》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