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日记 > >“善意的谎言”

“善意的谎言”

2017-08-09 12:51 作者:千里马 阅读量:659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传销,业界人士称之为“善意的谎言”,其实是害人害己害社会的毒瘤。就像罂粟,当烟花绽放时,是那样地绚烂迷人,那样地富有诱惑!当人们一旦吸食便会成瘾,继而,轻者枉费钱财,敲骨吸髓损害身体,形同行尸走肉;重者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形同魔鬼瘟疫。言其对社会危害之痛恨,真可谓横眉冷对、千夫所指,千刀万剐,罄竹难书!

其实,我也是一位被骗差一点儿误入传销歧途的受害者,只不过识破的比较早,迷途知返,他们最终没能让我上当受骗而得逞罢了,至今回想起来,还心有几分的余悸、几分的庆幸......

那是2011年的5月11日的夜晚,“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过,拿起一看,是远在宁夏的妻子打来的:“你睡了吗?”“还没有。”我知道她三天前和我高中时的同班女同学刘大玲去西北旅游了,还没顾得问她这几天玩的咋样,她却很惊喜地说:“你请一星期的假来大西北宁夏吧,刘的嫂嫂对我们 照顾得很好,来往不用咱花钱,人家生意做大了,现在有个好项目很适合咱做,你明天就买票坐火车立即来考察吧,权当来春游一趟,我可后天下午到宁夏火车站接你去啦!”我接着问是啥好项目啊,她回答你来到就知道啦,反正是好事,又告诉怎么坐车快捷、省钱。说罢,随即把电话挂了。看来,妻是以下命令的口气,没有商量的余地。其实,是我的那位女同学邀约妻子,说她有个亲嫂子在宁夏做生意发财了,约她去玩,管吃管住,一星期就回,问她愿意陪她去玩不?不让自己花钱。当妻子把这个事一讲征求我的意见时,我凭着对那位女同学的好印象和信任,连想也没想就答复:“你刚退休有时间,正好我没时间陪你旅游,这么好的事咋不去呀?去!”在我的支持下,第三天她们就成行了,去之前还准备了一些吃的,是我把她们送到火车站的,掐指一算,正好才三天。既然妻子这么态度坚决的邀请,我也没法回绝,何况大西北我一直都盼望着去旅游,这不正好是个机会吗?去!大不了做不成生意权当旅游一趟,花费不过千元。于是,和单位领导请一周假,顺口编个假话,要去远方探亲,领导爽快地同意了,我就赶紧买火车票,做出行前准备。

5月13日上午一早从驻乘车,按照妻子提前指引的车次,到郑州火车站下车后不出站,大约等待十几分钟,紧接着登上了郑州始发至银川的火车,然后说明情况是转车在车上补票,一看还是个硬卧上铺,400多元钱,心里甭提多高兴啦。火车从豫出发,走北线经冀、晋、陕最后至宁,全程需20多个小时。一路上,我都处于精神亢奋之中,一会儿幻想着有好机会好生意可使自己发一笔小财,一会儿幻想着既然来宁,机会难得,就要到据说是著名作家张贤亮主建的电影城去玩玩。白天,和同室的旅客谈天说地,透过车窗,贪婪地欣赏着沿途的风景;夜里很晚才入睡。饿了就吃一些随身带的熟鸡蛋、面包、方便面、火腿肠等,渴了就拿水杯和车上的白开水。

次日上午十二点左右,火车到了银川终点站,下车出站后,手提行李等了近一个小时,才见妻子姗姗来迟,我想老同学刘也应该来接我,没等我问,妻赶紧解释迟到的原因是刘母来电话突然有重病在驻住院,当紧回去护理,故安排妻替她道歉,等着赶火车走,顾不上来接我了,回驻后再请我。这时我虽怀疑事情怎能那么巧,为啥电话中提前联系多次都没提到?不过,有另外衣着光鲜的一男一女上来寒暄掂行李打掩护,我也就没深想,随即坐上他们开的宝马车,驶向城郊的贺兰县城去了。40来岁的女人先来个自我介绍,她原是驻正阳县傅寨乡计生工作人员,名叫杨翠兰,过去在县里开会主席台上见过我(目的是跟我套近乎),工资低,家境差。只因这两年来这里做资金运作的项目发了财,所以现在穿金戴银,有车有房,是典型的成功人士。妻子在一旁不断插言,证明她说的属实,还说我高中同学王立平,派出所长就不干了来专门做资金运作的大项目,妻子亲眼所见,还说你们有钱还来跟我们穷人在一起凑热闹(意思也来抢项目,拿我熟悉的人引诱我上钩)。那开车的男士张某也抢着说,我们都是河南的老乡,我家是周口太康县的,名叫王祥,在贺兰的河南老乡占四分之一,总共约有几万人在这个小小的塞外县城,都是搞这个项目的, 我在家办的有工厂,听说这个项目好,挣钱快,如果你很努力很幸运的话,两年上平台,就可以成为千万富翁,至少也能挣个三五百万,所以我的工厂卖掉,都投入到这个项目了,目前已是大经理级别,离上平台是一步之遥啦。看说话的语气,两人都十分自豪,妻子也处在亢奋之中,不时接他们的话茬,显然她已经确信无疑,只等我来考察后投钱啦。我听得云里雾里,怎么这个项目这么好?以前闻所未闻啊,我的疑问种种藏在心里,看下面他们怎么做吧!

轿车把我们拉到一个小区的多层住宅楼前,已有几位身穿藏青色西服的中年男士和几位中年女人来迎接,为首的是平舆同乡周玉坤、王鲁豫夫妇,还有检察院的马国治夫妇,粮食系统的汤刚及他姨妈,即我同学刘大玲的嫂子郭女士、李占利、郭正等人。下车一一见面寒暄后,没让进我住的三楼,因已下午一点多了,杨翠兰带领我夫妻和几位上述男士一起到一个饭店二楼,已经有一桌人在等我,据说是为新人接风,因为我在家就是县级刚退二线不久的调研员,他们非常重视,高规格接待,午饭安排两桌,我在主桌,对面还有一桌,总共大约有十几个人。主陪我的是郑州市某国营企业的原党委书记,还有我妻、杨翠兰、周玉坤、王鲁豫及几位当过兵专业时是副团或营级干部,现在贺兰同样搞资本运作项目。这样的安排他们颇费脑筋,他们认为我是个级别比较高的人物,需要按官场上对等接待,能说服我来入伙,具有榜样效应故有资格陪我的不是此项目的成功人士,就是正在做项目的本省市副科级以上的人员。大家坐定后,尽管都是第一次见面,但为了一个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对于我这位新人来说,他们极为献媚,举杯不忘“恭喜发财”。酒桌上,以那位老党委书记为首,除轮番给我敬酒外,还个个现身说法,自报家门,拿自己来做项目的切身体会来说服我,特别是他们众口一词:是国家专对“西部大开发”扶贫项目,国家在岗的公务员、现役军人、工人等吃国家饭的不能参加,在校大中专学生不能参加,只有农民、个体工商户、复退军人、退休干部可参加,邀约亲戚朋友来做此项目是“善意的谎言”,是人生难得的发财机会等等,一边吃饭,一边有目的的给我开始“洗脑”。尽管他们说得天花乱坠,我还是听得一头雾水,表示不解。饭后,为首的说,你在这里住上一星期,到处走走看看,听人讲讲,最后你会明白的,要不咋说邀约是“善意的谎言”呢?等你以后发大财了,可别忘记今天陪你的弟兄们呀,入门第一课可是俺们给你上的呀?告别的这一番话,俨然我已经项目做成发了财似的,跟着周、王等晕乎乎地回到驻地三楼,他们把我交给了中年男士汤刚,先睡午觉,酒醒后再安排下午的活动,妻陪我到房间,扶我躺到床上,安慰我不用担心和多想,听从考察安排,这里一切都是有组织有纪律有人照顾的,和马国治夫妇住在另一栋的一楼也走了,我也很快进入了梦乡。

在以后的系列“洗脑”活动中,首先是参观。由汤刚带领我夫妻,认识一位据说是驻报社记者现在北京某报社当记者的龚冠军,和我们是老乡,文化水平高,开车陪同从住处边转县城边讲解个人来此的认识过程,然后到离城大约有十多公里的乡下参观一大片塑料大棚,下车进棚参观由甘肃农民在这里种植的蔬菜瓜果,这就是所谓的旅游,目的让你看贺兰县城距离银川仅30多公里,本地居民不过5万人,而现在的高楼大厦遍地都是工地,一派突飞猛进大发展的局面,再看据说有5、6万外来人长年住在这里,都是在做“资本运作”这一项目,开始让你有深刻的感性认识,也不回避当地人说是搞传销。说当地政府名义上年年打击,可是暗地里支持。马国治在吃饭时绘声绘色地说,他们夫妇是2011年前来此租房三室一厅的,到过年当地街道领导特意挨门挨户给我们送一条鱼,寓意年年有余,恭喜咱们外地人在此发财。其次是进一步“洗脑”。由周玉坤、汤刚、郭女士等带领登门去找高层次人搞一对一的入门宣讲,目的是让你相信这一项目。前后拜访了三位高人。

第一位据说是在许昌驻军当过师政委,后转业到深圳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当副总,半年前拒绝高薪毅然辞职来此搞资本运作项目,而且是背着妻儿在这里当高级讲师。为了证明他以前的真实身份,他让我从网上搜索他当师政委的新闻报道(后来我还真搜索到不是冒牌货),还拿出一本宣传该企业的杂志,封面和中央常委李长春的合影。这是我在贺兰五天所接触到身份最高的。他讲起话来口若悬河,不愧是善于做政治思想工作的师政委,当官的做派明显、说话的口气有先声夺人的气势,非常自信,一般人被他的一番蛊惑准会信以为真,偏偏遇上我这位“一根筋”,。好打破砂锅问到底。当我提出三个疑问让他解答时,他显得很不耐烦。第一个问题,我认为它是传销,是骗人的;第二个问题,即使不是传销,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告诉妻儿,还要“善意的谎言”?第三个问题,既然是资本运作,西部大开发的扶贫项目,国家、省市县各级党和政府的文件原件让我亲眼所见?您能把这些问题说服我,我就信不是传销。他看我不是好糊弄的,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复:“这不是传销,假如是,我也是有很强的辨别力的,假如我没经过一番仔细调查了解,我也不会舍弃优厚的经济政治待遇辞职来专门做这个的,我是有忧国忧民之心,国家有这么好的脱贫致富的政策为啥我不以身作则做出榜样呢?至于说为什么我来这里瞒着老婆儿子,我是想给他们一个发了财后的惊喜,让他们看到实实在在的东西,然后再高兴也不迟。还有,我怕他们事先知道会拼命地阻拦,我也就不能顺利来这里发财,更不会今天咱们有缘相见,给你们讲解宣传啦!要问是否亲眼见到各级的正式文件,亏得你还当过县乡级领导,你不知道文件是发行分级别的吗?你没亲眼所见的文件就不执行吗?”越说他越气急败坏,我也脾气上来了:“我看你全是胡言乱语!像你这一级别的还看不到政府原文吗?你的宣传有力吗?纯粹是糊弄人!”说着,我愤愤离开,扬长而去,周他们赶紧和他赔不是,又拿我没办法。只好跟出门来再找高手做我的说服工作。

再找的人分别是给我接风的郑州原企业党委书记和河南省中行的副调研员,有了首次的讲师失利, 他们一方面劝说我要耐心听讲不要发脾气,一方面和新讲师采取相应对策,和颜悦色,以理服人,不要以势压人。所以这两次还是一对一的两个半天的讲解,同时,还专门找个内蒙古籍的大学毕业生崔建红给我讲具体项目如何操作、利润分红是怎么计算得来的。我也了解到更多更深的东西,逐步接触到项目的核心, 比如;这个项目不像我小弟1998年搞的实物传销,而是资金入股,一股3800元可当普通会员,十股38000元可当组长,60股以上可晋升经理、360股再往上晋升大区域经理,一直拉股到1080万为老总封顶,成为千万富翁后出局,机会留给后来的人,这就是所谓的“五级三阶制”。要想两年内实现这一宏伟的发财目标,就必须每人往下发展两个下线,再加一个快速发展线,上线发展下线,下线再发展两到三个线人,以此类推,成倍数增长,只要在一个系统,下线入股上线可按比例分红。这样,不用买任何产品,全靠资金拉人头,只要你人脉广,会“善意的谎言”邀约,有人上当,你就会做下去,一旦资金断链,没人再发展下线,时间熬不住,就会半途而废,能达到终极平台的就是极少数,99%以上人都会上当受骗,损财伤身,甚至血本无归,害人害己,有的还丢掉了性命,其恼怒真是千刀万剐都不解恨啊!

几个讲师的宣讲,加之妻早已被“洗脑”,我决定考察实质性的内容,假意配合,来个金蝉脱壳。我观察,汤刚日夜相陪,不离半步,还最后专门抽夜晚,找家是驻市从市纪委退休的一个老干部吴姓给我上课,两次中午请客吃饭都是他付款,到第四天,我算搞清楚了,汤是他姨妈郭女士的下线,硬把他从北京打工拉来的,认购30股114000元;若同意加入的话,妻和我同是郭女士的下线,故我和妻考察期的一切花费都应由她来负担。据汤说,按规定,他来一月后,已经开始返还第一个月的收益了,至于具体是多少我忘记了,但假若我们加入的话,他还会有比现在多的分红,到点就打到你的银行卡上。在入伙后,他们会有很严格的行规,每天都要集中学习培训,有能力的人带团队,只要是一个大系统的,来了新人一定都全力以赴配合说服,不能违反纪律,否则严厉受罚,直至开除,交款充公。因此,这是一个精神高度紧张,每天都在做发财梦的非法组织,一旦几万十几万几十万上百万的入股资金断了链,将会前功尽弃,破财遭灾,借了别人的还不起,或者是你拉去的亲朋好友都为此深陷泥潭,那将是东躲西藏,如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我亲眼所见,一个亲戚的小女儿到合肥搞传销几年,借的是亲姐姐弟弟家的钱,因失败还不了钱,姊妹们在弟弟家打得一团糟,反目成仇。而借人家的钱还不上,整天在外边长年漂泊躲债,日子过得非常狼狈!正是因为有这样身边人血的教训,我还是坚持要考察清楚,到处跟他们要政府的正规文件,其结果用一些拼凑的复印资料迷惑我,思想开始有点儿动摇,在第五天我和妻商量提前结束两天的考察,决定回家取钱,他们半信半疑,还是让我们把身份证复印件留下来,妻还把自己的两件衣服留下,当时她同人家表态,没钱怕了,这次机会真好,即使我们离婚她也要投38000元。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不放心,郭女士提前买返程硬卧票三张,一路上有说有笑到了郑州终点站,我们下车说和儿女们商量,动员他们也都参加,郭才放心会驻。

到郑和女儿儿子都打通电话,说明我们去宁夏考察的情况,儿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是传销,随即儿子回家上网搜索,全是骗术,还有只兑几千元,网上行骗,根本不需要南跑北跑。一说是资本运作,他们都说以前都有熟人邀约过,没有上当,那纯粹是南派传销的变种,一周“洗脑”,然后可常年租房住在当地行骗,骗亲戚朋友。我没上网前还有一点儿幻想,结果一看,我态度坚决不干,可是妻子已着魔,宁可和儿女及我都断绝一切关系,也要投资10份试试。在我们劝说不成的情况下,她偷着到郑州火车站当天下午买票,要把我们工资本上的3万多元取走,立即返回宁夏常住不回。得知消息,我一边通知儿女都请假回老家劝阻,一边通知在正阳的好朋友俞夫妇,开车到驻俺家提前截着,权当不知情,缠住不让她走,我们见面后共同做她的工作。到火车站有一列刚南下,我们爷仨就乘最快的大巴赶回,一路上和俞保持联系,到家只见他们已在车里说话,没扯正题。因提前说好的,我们一见面,就邀到正阳他家开的饭馆去,路上才说传销投资的事。他们夫妇把他亲戚几家朋友到南方搞传销的悲惨下场一讲,孩子们又你一言我一语数叨她,开始有了悔意,但还不死心。到晚宴他们全家人都来劝阻,连夜回驻家中,我把仅有的钱都控制好,让她即使再想投也没钱了,这才算彻底死心,坚决不和那些人有任何来往。过几天,我给郭女士打个电话,说明情况,她也不得不把妻子的衣服捎回来,因为去时讲好的,不能强迫加入,都是老乡熟人,要言而有信。

又过了两三年,我看到当年马国治留下的号码,有一种想和他通话的冲动,主要是打听他们那些人在宁夏后来的情况,他很爽快地回答;“你走后不到三个月,夏季严打传销他们都先后撤了,教训惨痛,你没入伙就对了。”然后,邀请我回老家找他玩,我应允了,但到现在也不想再见面,回想在他家吃了几天的饭,妻子睡了10天的地铺,应该感谢,但是那场如噩梦不堪回首,想起来就伤心。“资本运作”、“西部大开发”扶贫项目、“善意的谎言”,连同害人害己害社会的传销,永远见鬼去吧!远离传销,诚实劳动,相信天上不会掉馅饼,让那些骗人的把戏永远消失吧!

其他人在看啥

    《“善意的谎言”》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