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日记 > >坐轮船

坐轮船

2017-09-04 18:12 作者:千里马 阅读量:253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汽车、火车、飞机和轮船都是供人出行的水陆空交通工具,但出行的方式用途不同,行走的时速不同,人们的选择使用也不同,因事因时因地而宜。汽车、火车是陆地运输,飞机是空中运输,只有轮船才能在水上运输。在我人生走过的将近60年中,出行坐得最多的自然是各类汽车,其次是火车,再之就是飞机和轮船。因为我生长在黄淮大平原,既不靠山也不傍水,所以,对坐轮船也很奢望,只有外出公差或旅游才能碰巧遇上几次,那也是主动而为之,至今回忆起来还饶有风趣。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青少年时期很少见到船,更别说坐了,真正第一次和船有零距离的接触还是1985年5月,那年我28岁。

那是一个“五一”刚过初夏的一个周末,我当时正在杨埠乡政府工作,进县城和乡计生专干温开完半天的会,凭着一股子年轻人的冲动和激情想去60公里外的驻马店玩玩,看看火车,开开眼界。到了火车站才下午三点,在火车站转了几圈,看有郑州至武昌的火车要南下,当即我们决定到信阳玩玩,因为没去过,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就到了信阳,下了车,在火车站附近第一次喝了杯毛尖绿茶,吃了晚饭,逛了两道街。听人说武汉是仅次于北京上海广州的大城市,关键是有闻名世界的长江和大桥,运气好的话,还能坐轮船,这里离它最近,天明就可到,我们都没去过,周日何不去玩一天,夜里坐车再回来,不耽误周一上班向领导汇报开会精神。说去就去,机不可失,等到武昌终点下车天刚微明,晨曦初露。没出站先买好两张返程的火车票和一张武汉三镇城区图,经研究后决定重点先看长江和长江大桥,再登南岸的黄鹤楼,最后坐市内公交车随便逛逛,到晚上按点坐火车返家。

我俩怀着极其激动的心情,从熙熙攘攘的火车站出来步行,首先来到武汉长江大桥的近处,放眼望去:呀,一眼望不到边的江面上晨雾蒙蒙,滔滔江水汹涌澎拜,江中无数的轮船点点,上溯下行,忙忙碌碌。一会儿,身披朝霞的一列火车呼啸着,从江北驶向江南,宛如一条巨龙横卧在长江大桥上,由远及近,由低到高,咣当咣当咣当,声响震耳,一眨眼的功夫,穿过铁路桥,驶向了武昌站。南来北往的公路桥面汽车川流不息,早起的人们都开始忙碌起来。而离大桥不远的东边是渡口,几只轮船正在那里摆渡,我们何不趁机会坐坐轮渡,体验一下是啥滋味呀?想到此,我们三步并作两步行,来到码头,只见售票处排着队伍在购票,大约是两角钱一张,摆渡到对岸大约10分钟。我们先购票,后上船。船分上下两层,一次可容纳上百人。头次坐轮船,看哪哪新鲜,至今留在记忆里的是四句话:轮船要抛锚,航行走斜线,船小好掉头,浪高行船险。为什么说呢?这是因为,锚是轮船赖以停下栓牢和起航时的必需工具,船停稳全靠锚,起锚才能开船;风急浪大,轮船要行至对岸,不能走直线距离,只能走斜线或抛物线,这是江水的冲力所致;船只小,在水中阻力就小,故掉头才会容易;一浪高过一浪,行船时随时都有被打翻的危险。正是因为没坐够,上午我们从武昌到汉口坐一个来回,体验不过瘾,下午我们登过黄鹤楼后再往返一次,等于一天坐船过江四次,看到碧绿的江水拍打着船帮,一次次险些把浪花载进船舱,人们随之也会发出一阵阵惊恐的尖叫声,感到非常刺激,好玩,这一幕幕是在陆地上永远看不到的,怎能不让我流连忘返呢?这正是因为我们那天的疯玩太疲惫,以至于返程时在火车上我们携带的行李包被偷而全然不知,还好,我俩在武汉长江大桥拍照的彩照合影两张仍保存完好,也是我首次拍彩照,至今被珍藏在相册里,成了第一次去武汉永久地纪念。

真正第一次长途坐轮船还是1991年的春天。记得我当时正在县委办工作,因在信阳参加省委办公厅举办的全省党委系统秘书培训班,结束时以地市为单位组织短期旅游(党的十八大以前都是这样,以到外地办培训班为名,掺杂着公款旅游),我们都是从事文字人员,整年累月“爬格子”,没出过远门,这次我地区十几位参会人员选择去安徽黄山和杭州西湖,本来可以坐火车到黄山,由于绝大多数没长途坐过轮船,机会难得都想体验一下,最后一致决定,先从信阳坐火车到武汉,再连夜转乘武汉到安徽池州的轮船。由于是下行,当晚8点坐船,老天已漆黑一团,只见江面灯火点点,江水视而不见;只听轮船的汽笛声、滔滔的水浪声不断,一夜行驶顺利,次日天明就到了池州,我们买的是三等舱,每人都有一个像火车上的硬卧,可坐可躺。轮船上又甲板,站在上面能感受到江风习习,拂面凉爽,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是船速快,几百公里的水路只嫌距离短,乘坐比较平稳舒适,没晕船现象。至于古代文人所描述的"长江滚滚天上来,奔腾到海不复回”的雄伟气势一点儿也没感受到,留下了一大遗憾。

为了弥补白天没有长途坐船的缺憾,我和妻在1994年的10月中旬,利用去云南边贸考察返程之机,接受一位同学的姐夫(在昆明二炮当兵,经我同学介绍接待了我)的建议,从昆明乘坐一个小时的飞机到重庆(也是我头次坐飞机),再坐三天三夜的轮船到武汉,算是过足了坐轮船的瘾。因为那个时候三峡大坝正在修建,人们舆论轮船过往的原三峡两岸的美景将被淹没,故趁尚没淹没之际在领略一下不愧是明智的选择。记得那次坐轮船是买的三等舱,巨大的客轮分五层,三等舱在第三层。白天,站在甲板上,极目四望,远处的群山如黛,田畴阡陌,江面渔帆点点,江水浩渺,一艘艘巨轮身披霞光劈波斩浪,在按照自己的航线自由地航行;近处,两岸风景如画:峡谷万仞宛如刀劈斧砍,碧水蓝天恰似湖光映照,稻米飘香金风送爽菊花艳,浮光掠影码头如潮乘客忙。这处处美景尽收眼底,那晚间夜色灯火闪烁,只有江水涛涛声声入耳,浪花朵朵趁着夜幕掩护企图偷袭船舱,惹得乘客们一阵阵惊叫不已。记得同船有和我们坐一个舱位的是两位年轻漂亮的重庆籍姑娘,好像是哪个工厂的职工,她们结伴到武汉旅游,由于没去过武汉,所以,坐船当天认识后就和妻交谈得很投机,三天下来已很熟络,无话不谈,以至于到武汉下船时难分难解,最后互留通讯地址,摄下美好的倩影,并邀请我们下次到重庆一定要找她们玩。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遇到长途坐轮船的机会,不过,坐短途轮渡的机会还是有的:1994年底,我在地委党校学习两个月后,曾经到海南、广东旅游时乘船澳门环岛游;1997年夏从东北黑河赴俄罗斯边境城市游;2000年元旦去厦门鼓浪屿旅游、2010年10月太湖游、2014年夏赴青岛日照旅游、2015年三亚全家游等都先后坐船或轮渡,在不同的海域赏景弄水、浪遏飞舟,多次的坐船使我这位典型的“旱鸭子”与水有了亲密接触,对大江大海湖泊河流有了更至深的了解,对祖国的山川秀美江河妖娆有了更切身的感受,同样,也使我不断地开阔眼界,增长知识,赏心悦目,陶冶情操,至今提起,我是多么地怀念那年轻潇洒的岁月,忆及那乘坐轮船的点点滴滴!

32年弹指一挥间,坐船的历史渐行渐远,游山玩水的兴致愈老愈烈。正式退休后,我和老伴计划,趁手脚还利索,资金还宽裕、时间还富裕,一年要外出旅游几次,为了延年益寿,乘火车、搭飞机、坐轮船,走遍祖国的所有省份,欣赏人间美景,踏上异国乐土,领略大好河山,传播中华文明,尽享晚年幸福,百年之后,死无遗憾矣!

其他人在看啥

    《坐轮船》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