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写作网 >日记 > >牛叔的苦恼

牛叔的苦恼

2017-10-06 00:18 作者:千里马 阅读量:1039 推荐0次 | 我要投稿

今年是牛叔的本命年,临将退休,从17岁高中毕业参加工作开始,一直到现在,学龄工龄40多年,勤勤恳恳工作大半辈子,由民办教师起步,后读大学、转行当国家干部,从乡干到县,再到市直,最后做到正处级调研员,按说也算功成名就,应该满足了,但是,牛叔越是临近退休,越是有很多苦恼。

牛叔苦恼的是儿子今年都34岁了还不结婚成家,几年前就退休后的老伴总想抱孙子,当然,自己也想抱。因为儿子有女朋友,也已谈了6年,也刚贷款80万买了房子,装了修。现在的年轻人开放,早就住在了一起,只差领证那一张纸了,可儿子就是不结婚。问起原因,儿子总是回避不理,问得着急了,他甩过来一句,现在还款压力大,上班的工资不够花,你当那么多年的官,买房一分钱也不帮我,看你守住金山干啥?

儿子不说这席话牛叔还不恼,听了这话真是摔头找不着硬地,感到既苦恼又委屈。苦恼的是牛叔除了工资收入确实没多余的钱,因为他不是贪官,不想捞不义之财;委屈的是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理解,哪里守住“金山”呢?太不可思议啦!牛叔当官多年不假,可是,他始终牢记父亲叮嘱他的几句话:古人常说,“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不论你今后走到哪里,从事啥领导岗位,永远不要忘本,要当清正廉洁的官,不要对不起老百姓,落骂名”。

牛叔家祖辈逃荒要饭来到此地,旧社会受苦受难当佃户,解放后政治上翻了身,牛叔的父亲当一辈子大队干部,是群众拥戴的好党员、好干部,所以,牛叔在这样良好的家庭环境中长大,从小接受的是毛泽东思想的教育,上学时曾经年年是“五好学生”和学生干部,学雷锋标兵,根红苗正,长大立志做个好接班人。

高中毕业后先当几年民办教师,后于1977年参加首届恢复高考被中专录取,毕业教书不到两年,就被党组织选拔为人民公社团委书记。再后来人民公社改乡政府时,由于他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工作能干,表现优秀,又在25岁时提拔为5万人的副乡长。32岁成为县委办正科级副主任,35岁时更是春风得意,又被提拔为县委常委,坐上了70多万的人第七把交椅,有了一定的实权,成为家乡人的骄傲和自豪,众人投去了无数羡慕的目光,眼看着 是组织上重点培养的一颗政治新星。

可是,牛叔不因顺境就骄傲自满,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他时刻牢记,父亲的叮嘱时刻在耳,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责任更大了,绝不辜负组织的重托和人民的希望,绝不忘记自己永远是个农民的儿子,绝不落骂名,故学习上更加勤奋,工作上更加卖力,作风上更加严格要求,用权上更加谨慎。在这个人情风盛行的社会,凡有人求办事的,不违反政策规定的能办则办,违反原则的事一律不办,送钱送贵重物品的一律不收,为此,也得罪了不少人,甚至也有人背后整他,还给个严重警告处分这是后话,也不被一些亲戚朋友所理解。他生性刚板直正,小心谨慎,循规蹈矩,不拉帮结派,不搞团团伙伙,清正廉洁,只凭自己的工资吃饭,不干违法乱纪的事,后来到市直工作期间也始终坚持老老实实做人,明明白白做官,踏踏实实干事,群众都称赞,按照毛泽东时代的要求,牛叔绝对个对党忠诚、为人老实实在、工作踏实能干、作风正派、又孝顺顾家有责任担当的好干部。所以,两个孩子大学毕业后在大城市工作,由于没有积蓄,儿子女儿个人买房首付全是找亲戚朋友东磨西借,其余是个人房贷,参加工作都成为“房奴”,难免要落儿女们的埋怨和不理解。

落埋怨和不理解的还有很多不知情的亲戚朋友。比如,牛叔一个他一手扶持当兵的外甥,跟他两次借钱买房,都被牛叔说自己买房还到处借钱和贷款回绝了。在这位亲戚看来,在贪污腐败等不正之风盛行的今天,像牛叔再刚板直正,也会有人送钱送物,因为社会上流行一句话:“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呢?何况他已经当县处级20多年呢?为了印证他的猜测,还当面直问:“我就不信你现在手里没有50万呢?连我们部队的小连长级的都捞的不少啊!”这个晚辈的逼问以偏概全,毫无根据的瞎说令牛叔很恼火,劈头盖脑把他狠狠批评一盘,最后说:“人和人的一生追求不一样,有没有钱不信去问你姨妈”!再后来,这位外甥说,和姨夫聊天谈啥事都行,只要别提钱,提钱的事就不高兴!这话传到牛叔耳道里,又让他想起就苦恼,自言自语愤愤不平地说:“世上谁能理解我?”

牛叔回想在县里当领导时,一个和他同龄的军转干部下属副科级秘书,在县委办工作多年,干得不错,他妻子曾经和牛叔是同学,和他同在一个家属院住,几乎天天见面,无论是工作关系还是私人关系都不错,这位秘书想提职,本来谈的好好的,打算让他到县纪委当室主任(正科),和纪委书记、组织部长都沟通过,书记也同意,但出于保密当时酝酿的意见不能告诉他,而且他要求条件太高,要当城关镇书记或镇长,长期坐机关,缺乏基层工作经验和驾驭全局的能力,私下和书记汇报没通过。所以让他安心工作会考虑,两口子不放心,第二天一大早到牛叔家掏出鼓囊囊的信封,说是给牛叔写封思想汇报信,结果牛叔还没起床,就让妻子代收,一看是信和钞票,妻子按牛叔的吩咐赶紧出门撵上这位秘书,把信和钞票硬塞给了他,并安排他牛叔遇到调整干部时一定会说话,请他放心,真拿钱就不帮你办了,等于最后批评他一句。一周后县里调整干部,这位秘书果然到县纪委当室主任提拔了,离开县委办,再天天和牛叔的妻子见面,板着脸不再说话,和过去巴结的面孔判若两人。妻子遇到几次这样的场景向牛叔反馈,才引起他的重视,找有关人员了解到底是啥原因,这位原秘书道出了实情,他认为是这次提拔牛叔因不收他的礼金没给他帮忙,还教训他,所以生气不搭理她,真正帮他的是一位收他钱的副书记。当得知真情后,牛叔很苦恼,明明研究干部时那位副书记就没替他说话,而是牛叔提的名,组织部长和纪委书记分别同意县委书记表态的,现在没说话收礼金的人反倒落人情,自己当孬种,拒礼金者似乎错了,这是什么狗屁逻辑?从此,牛叔算是认清了这个人的本质,连同他老婆自己的同学也不再来往了,典型的市侩作风啊!难道人际关系全是金钱和相互利用的利益关系吗?

还有更奇怪的事让牛叔苦恼:调到市直工作后,市委要求按市总工会的倡议,每个行政事业单位领导班子成员对口帮扶一个困难企业的下岗职工或困难职工,牛叔对口帮扶的是地质八队的刘姓困难职工,班子成员8人一起去登门拜访,当牛叔了解到刘家今年儿子高考被录取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正愁学费时,觉得应该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他家,就把自己随身携带的500元钱当场全掏给他们,还留下手机号码给他们,答复再找工会、团委、红十字会等单位帮他们多筹措一些,不能因交不起学费耽误了孩子按时到校报到,一家人很感激不尽。后来牛叔不食言,向本单位党委书记和工会主席分别汇报了此事后,一时间,单位班子成员间都传开了,他们都认为牛叔傻,上级号召只能应付一下,何必当真?他们都是和帮扶对象见个面寒暄一下,有位领导说,我就给对方假号码,被困难户缠上了咋办?那不是自找麻烦吗?你有钱要学雷锋真帮你自己出力,单位不会出面。呀,他们的一席话犹如一盆冷水浇了一头,牛叔怎么也想不明白,办了好事咋还不被人理解?人家真有困难为啥不愿帮呢?堂堂的县处级领导干部哪个都比我的条件好,就这样的思想觉悟吗?对待困难群众就是这样漠不关心走过场的态度吗?我咋和他们为伍就成了另类?到底是谁对谁错?

总而言之,牛叔的无私奉献先公后私洁身自好扶危济困等想法和做法不被一些人所理解,认为现在凡当官的没有一个是手脚干净的,认为反腐败是“隔着墙头撂砖头——砸着谁算谁倒霉”,或者大而言之,中国现行官场没好人。像牛叔这样的另类是自我标榜,哪有当官不发财的,买房子借钱或贷款那是自己在叫穷,在掩盖伪装自己清廉,压根就不信有古代“于成龙”“包拯”那样的清官,那不过是为了宣传的需要,等等。所以,才有儿子不结婚是因为牛叔抱着金山不帮他还房贷生活压力大的结果,才有外甥等亲朋不相信他没钱认为他在装穷的结果,才有下属认为当官不收礼就不帮人办事受人白眼的结果,才有学雷锋做好事是傻瓜反被别人认为是“另类”的结果,这种种“结果”给即将退休的牛叔带来的思想苦恼只有自己才清楚,挥之不去,落下的埋怨好造成的误解何时能化解呢?牛叔这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没少得罪人的大半生究竟怎样评价他?是好人?是孬人?他很苦恼,谁能给予他客观公正的评价?对现在在职的各级掌权的大大小小的领导干部队伍究竟怎样看待?怎样评价?他将洗耳恭听、拭目以待!

其他人在看啥

    《牛叔的苦恼》的评论 (共 0 条)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